瞻彼中林,甡甡其鹿。辞镜之叶,陌陌株莲。


林方/锤基/Kontim
偶尔产粮,无质量保证,进食请慎重。
 

[江周]Three Days

暗恋梗,单恋,所以BE,慎点。

依旧OOC,难得虐一次。


———————————————————————————————


江波涛 23:15:34
小周,我听说你要来我们这边出差?
周泽楷 23:16:26

江波涛 23:16:35
什么时候?最近么?
周泽楷 23:16:47
……是
江波涛 23:17:29
要不要住在我这里?离你工作的地方挺近啊,我听老叶他们说了你出差这事儿
周泽楷 23:17:43
不……麻烦
江波涛 23:18:12

小周你跟我客气什么,不麻烦的,来住我这儿吧,刚好有空的卧室

周泽楷 23:18:20
你结婚……
江波涛 23:18:45
没关系,她人很好不会在意的
周泽楷 23:19:05
不用了
江波涛 23:19:17
小周,我们很久没见了吧
江波涛 23:19:21
刚好可以见个面
江波涛 23:19:26
我挺想你的
周泽楷 23:19:39
恩,那好

 

周泽楷叹了口气,关掉QQ合上了电脑。

自己去出差这件事,本来就是某次聊天随口跟孙翔说了一声,没想到会被告诉江波涛,周泽楷有点头疼,现在事情不太好办,自从江波涛结婚之后两个人几乎没见过面,这次要到江波涛定居的城市出差,自己本没打算跟他联系,但是偏偏被人多说了句话,其实周泽楷没有怪谁的意思,他本可以拒绝,但是偏偏江波涛那句挺想你的,就让周泽楷所有预定的拒绝土崩瓦解。

他关了灯躺在床上,天气不冷,但是他被子盖得很严实,甚至有点蜷缩的意味,退役之后他的胃就一直不太好,尤其是江波涛结婚后那段时间,他几乎要没日没夜的工作,三餐零零散散吃不全,落下的胃病让他经常半夜难以安睡,他现在侧躺着抱着腿,手按在胃的位置上,其实疼不疼他不太清楚,他觉得现在有点迷迷糊糊的,要不就跟公司请假,可是他还是觉得犹豫,我挺想你的,五个字,带着江波涛的语气,没完没了的在他耳边或者眼前出现。

如果能睡个好觉……

他乱七八糟的想着,闭上眼睛。

 

退役是江波涛先提出来的,第六赛季才出道的他在成为职业选手的第八年选择了退役,说起来他们这些人对荣耀的喜欢没人能比,但是出于各方面的原因,总归要退役,江波涛走的时候很坦然,轮回也很快接受了,只是觉得这个副队长走了挺可惜。

紧接着半年后的转会期,轮回队长周泽楷宣布了退役。

新闻发布会他干脆没出场,交给了新任队长孙翔。

没人知道周泽楷的想法,他沉默寡言的性格使人们都觉得这个人难以理解和亲近,后来江波涛试图问过他退役的原因,他也只是说打够了。

退役之后周泽楷在一个公司做软件开发,要不怎么说上天不公平呢,有的人天生就是有优势,周泽楷荣耀玩儿的好,工作也做得好,吃苦耐劳又不抱怨,脸长得帅还受欢迎,升的挺快,安安稳稳的日子过起来倒也舒心。

只是一直没女朋友。

 

以前没他在的时候是打比赛,有他在的时候还是在打比赛,只不过是更多的比赛,周泽楷没想过离开了荣耀他能干点什么,他也曾经想过玩儿一辈子荣耀,打常规赛季后赛世界联赛,但是十四赛季结束的时候他还是退役了,好像是很匆忙的决定,没跟任何人商量,没人知道原因。

江波涛得到消息后给他打电话,周泽楷沉默着听他说了四分钟,然后沉默着挂了电话。

其实这么多年大家都习惯了只有江波涛理解周泽楷,但是也没人想过,有些关于周泽楷,可能江波涛也不知道。

退役后第二年,江波涛结婚了。

 

周泽楷拉着小行李箱站在高铁站出站口,有点不安的四下看了看,快30岁了,已经工作了一年,却还是不谙于人际,害怕在吵闹的地方过多停留,他紧握着手机打江波涛的电话,接通了之后一瞬间有点短路,几次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江波涛在电话那头问他在哪是不是在出站口,他点点头,想着人看不到,轻轻嗯了一声。

后来江波涛在出站口找了半天,才找到拉着行李箱不知所措的周泽楷。

周泽楷疑惑的看了看他,他笑笑接过行李箱,“她上班去了,没能跟我一起来。”

周泽楷点了点头,莫名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他一早就做好了看到江波涛和他妻子共同出现的准备,现在那女孩子没来让周泽楷轻松了点,他跟着江波涛走去停车场,江波涛还顺手开了后门让他上车。

周泽楷这么多年从来不习惯坐副驾驶,尤其是江波涛开车的时候,这是江波涛知道的,他曾经开玩笑说是不是因为自己开车技术太差,周泽楷没笑,安静的摇了摇头。

他坐在江波涛侧后方,一抬头就能看见江波涛认真开车的侧脸,江波涛不高,但是身材挺好,轮回的日常训练也包括体能方面的,所以虚胖小肚腩什么的不太可能。退役之后跑跑步什么的也都是日常,保持身材嘛。很多人都说单手倒车的男人特别有魅力,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扶着椅子靠背,回过头倒车,年轻有力的小臂,柔和麦子色的皮肤,稍微紧绷的脖颈上隐隐可见的血管,他抿了一下嘴,在轮回很多人都说周泽楷最帅,然后是孙翔,但是周泽楷觉得,江波涛看上去最舒服,尤其是笑起来温温和和。

那些女粉丝管这种人叫恶心帅,周泽楷想起来自己在微博上看到的,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

“小周笑什么?”江波涛问。

周泽楷笑着摇摇头。

其实笑我自己,你总不知道罢。

 

江波涛的家不是特别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主色调是暖黄色,周泽楷说了句好看,江波涛一边换鞋一边揉了揉头发,笑的一脸宠爱。

“恩,这个颜色她比较喜欢。”

周泽楷也跟着笑了笑,只是单纯的嘴角上扬了一下,如果江波涛回头看他一眼,也会发现他眼睛里深深的不安稳,但是江波涛或许因为小周第一次到来有点开心,只是单纯跟他介绍自己的近况,拉着他去看妻子用心布置的照片墙,摆成心的形状,各式各样的相框,中间还有几张当年轮回拿冠军时候的合照。

也有第一次拿世界冠军的照片,有周泽楷没有江波涛,挂在靠近中间的位置,周泽楷伸手摸了摸相框,看的很认真。

江波涛有点惋惜,“可惜第一届我不在。”

周泽楷指了指旁边第三次世界联赛的照片,江波涛站在第一排,手里拿着中国国旗,笑的一脸灿烂。

背后是握着奖杯的周泽楷。

“恩,第三届我们都在,”江波涛用指尖摸了摸照片上的国旗,“以后也能跟儿子说,爸爸当年是世界冠军呢。”

“……儿子?”周泽楷皱眉。

“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江波涛提起来居然有点开心的不能自已,“我让她请假在家休息,她偏去工作,我还是挺担心的,在家闲着我也不是养不起啊。……”

周泽楷不知道江波涛什么时候染上了黄少天的话唠毛病,说起妻子就开始没完了,周泽楷侧过头看江波涛的脸,他的眼睛里真的就好像有星星一样,亮的惊人,周泽楷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是专注的看着他的脸,心里软软的,还有点酸酸的。

比结婚那会儿胖了点,她照顾的很好吧。

周泽楷握紧了双手,最近指甲有点长出来了没有剪,他握紧手,指甲深深刻在手掌心,他也没觉得疼,可能是没空疼了,他现在就是只看着江波涛的脸,看着江波涛开心的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介绍每张照片,他觉得有点难受,他想制止江波涛,他觉得头晕,可是如果开口制止了,他也会后悔,想多看看江波涛开心的脸,听听他开心的声音,尽管这开心不是因为他。

他已经有大半年没见过江波涛了,上次见面,是七个月前,江波涛的婚礼上。

 

最后是钥匙开门的声音打断了这个场景,周泽楷有些尴尬慌张的收回目光,他知道这一切江波涛没注意,他只是迅速跑过去开门,然后接下妻子手里的购物袋,转身放进厨房。

年轻漂亮且温婉的女人跟周泽楷打招呼,周泽楷点头示好,女人让周泽楷随便坐,贴心的泡了茶放在茶几上,开了电视把遥控器也放好,很仔细的没漏过什么细节,然后就去厨房做饭,并且试图把帮忙的江波涛赶出去。

“诶真不要我帮忙?”

“不用,你队长好不容易来一趟,陪他聊聊吧。”

“可你不太方便,不然我们出去吃?”

“别麻烦了,让你们队长尝尝我的拿手菜。”

“行,那你小心一点,我出去了。”

“去吧去吧,瞎担心。”

女人娇嗔的声音周泽楷一字不漏全听在耳里,他觉得有点烦躁,这个时候他还在想自己这个决定对不对,这三天的借宿无疑会成为一种煎熬,但是周泽楷有点病态的执着。

想见他。

无论如何,想见他。

职业选手的毅力从来不会被人小看,周泽楷曾经发高烧坚持训练最后被江波涛强行拉到医院打点滴,他不喜欢说话不喜欢交际为人平和内敛,但是偶尔脾气却倔的谁都改变不了。

他想见江波涛了,而且见到了,疼也疼的开心。

他看着电视屏幕有点自嘲的笑了笑,挺悲哀的。

周泽楷,枪王,叶修之后的荣耀第一人,三次全明星人气投票第一,拥有无数粉丝,他在赛场上操纵一枪穿云纵横杀敌双枪绚烂英勇无比,但是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他看着一个人的时候都带着点儿小心翼翼的胆怯,甚至还有些自卑。

三个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是江波涛在活跃气氛,妻子偶尔说几句,周泽楷沉默的低头吃饭,女人温柔细致的提醒江波涛给周泽楷夹菜,江波涛一边动筷子一边说妻子的手艺真的很好。

周泽楷夹起菜,嚼啊嚼,然后咽下去。

食不知味,可能是这个意思吧。

然后他抬起头笑笑,恩,好吃。

 

如果江波涛一直这么开心,也挺好。

周泽楷低着头,筷子在碗里戳来戳去,然后继续默默吃饭。

挺好的。

反正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队长变成朋友,朋友就永远是朋友,队里当年很多人说要烧方明华,但是最后往往都做了跟方明华一样的选择。

杜明还在苦苦追求唐柔,这么多年也没气馁。

周泽楷觉得挺羡慕。

大胆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哪怕被拒绝被打击哭过醉过之后不死心的继续来,比赛结束之后在记者发布会上有点激动有点颤抖的大声宣布我喜欢兴欣的唐柔所以快点接受我吧,然后看着手忙脚乱的记者突然就哈哈大笑。

如果自己喜欢上了哪个女孩子,可能自己也会坚持一下,哪怕是害羞的不好意思说出来也能拉着她的手安静的看着她问要不要吃饭,可是偏偏他喜欢的这个人说不出口,也什么都不能做,他清楚自己每天走在悬崖峭壁上,小心谨慎维持平衡,生怕一不小心就摔得粉身碎骨。

小心的精疲力尽。

 

所以他常常觉得很累,好像是从某一天突然就开始了,晚上睡不好,不知道乱七八糟在想些什么。

走在路上听到队员工作人员或者训练生说起副队怎么怎么样都会认认真真听一会儿,谈论起自己反而不在意。

队里开玩笑让江波涛教授大家周泽楷语入门技巧的时候他也跟着大家闹一会儿看江波涛胡诌着说学习周泽楷语的窍门,就坐在他旁边笑着也不说话。

也会很多人一起吃饭喝酒去唱歌,真心话大冒险总是逗杜明跟孙翔,但是周泽楷记得很清楚,他26岁生日那天,战队的队员在KTV玩儿真心话大冒险,难得的江副队输的一塌糊涂,在连银行卡密码都问出来之后,吴启忍不住八卦了江副的私生活。

女朋友呢?

恩,有。

哇靠什么时候的事副队你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这么保密大家都不知道吧!

是啊是啊以后你们就别烧我了烧副队吧!

长得漂亮么求认识啊!

……

周泽楷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觉得头晕的厉害。

他端起啤酒慢慢喝了一口,看了看被众人围在中间仍然好脾气一句一句回过去的江波涛,半天没移开视线。

他心说,小江,这是个好的生日礼物。

 

有些话可能在心里烂掉也在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

有些人可能还没登场就已经被判定了死刑。

有些花儿可能还没盛开就被人说着有毒连根拔去。

有些感情可能在化成尘埃的时候也不会被人感知或者记牢。

 

周泽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没人用过的客房,江波涛说打算等到过两个月重新装修一下做个婴儿房,还说小窗他跟妻子已经看好了,天蓝色的,儿子肯定会喜欢。

S市的天空一样的湛蓝蔚蓝澄蓝。

蓝色好,周泽楷说,然后想着两个月后他在这里住过的痕迹也没了。

他有点讨厌自己,不喜欢说话其实心思倒是挺细,有时候甚至细到钻牛角尖的地步,让他常常很痛苦,如果说联盟里他最羡慕的人,可能是包荣兴,那个人好像没什么烦恼,他觉得有时候活的粗一点也挺好。

只是说是这样说,不太能做得到。

还是睡不着。

他背靠着墙,面前是窗户,工艺窗帘遮光效果很一般,亮亮的能感到外面的月光。

他在轮回的时候很多次都看到这样的场景。

手边的床头柜上,放着小小的相框,里面是江波涛跟妻子的婚纱照。

这个家到处都是他们的合照,能感觉到满满的爱意,如果嫁给江波涛肯定很幸福,这个男人细致入微而又温柔可亲,轮回内部投票最想嫁的男人他总是排在第一。

但是着满满的爱意对周泽楷来说,就是满满的尖锐的疼痛。

他想起七个月前,他收到江波涛的结婚请柬,请了假坐飞机参加两个人在三亚举办的婚礼,碧莹莹的海水,没了边际的蓝天,新娘被风吹起的头纱,漫天的气球,美的好像是童话里的场景,江波涛站在那儿看着红毯上的新娘一步一步朝自己走开,眼睛有点泛红,他们大声说我愿意,交换戒指,然后紧紧拥抱亲吻彼此,周泽楷看见那个时候江波涛眼里分明有泪水,是开心是激动是兴奋。

周泽楷知道自己微笑的时候眼底也有泪水,但是跟江波涛的情绪没了关系。

他和他的妻子因为一场仪式和所有人的见证成了周正的关系,而周泽楷却在江波涛看不见的地方,没名没分谨小慎微的偷偷喜欢着他,他结婚了只能笑不能哭,只能祝福不能沉默。

他站在宾客席端着香槟,旁边都是职业选手,他们一起举杯向江波涛祝福,话语真挚,笑容诚恳。

那个时候周泽楷也在笑,他想低下头但是却强迫自己看着拥吻的两个人一直微笑,他心里有一个小人儿蜷缩着靠在他心底的角落不肯出来,那个小人儿一直在哭,没完没了揉着眼睛,从抽泣变成放声大哭,周泽楷觉得心里潮湿成了一片,伸手摸进去湿漉漉的全是那个小人儿的眼泪,幕天席地,呼啸而来。

他心里哭着,脸上笑着。

没人看得出他其实多难过,那个被认为世界上最了解他的男人,今天是他的婚礼。

他喝酒,鼓掌,没声音的欢呼,和众人一起为他庆祝。

今天是你最美好的日子,我站在你身后为你祝福,你且珍重,千万要幸福。

 

躺在床上又蜷缩成一团,周泽楷觉得自己脸上湿润润的,江波涛结婚之后为了让自己别乱想他没命的工作,每天工作累了就蜷缩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索性家也不回,那段工作结束之后他因为疲劳过度狠狠病了一把,他没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在医院挂水,然后在家里睡了整整两天。

他觉得自己简直不像周泽楷了。

他也不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老板批了他一个星期的假,他每天睡觉,睡醒了就盯着天花板看,然后一看就是半夜,困了再继续睡。

他没想折腾自己,只是觉得疲惫的时候才能只想着睡觉。

那时候他甚至都不做梦。

现在他躺在江波涛家里的客房床上,抱成一个团,闭着眼睛却流着眼泪,没那么悲伤却依旧开心不起来。

空落落。

他眼睁睁的失眠。

 

偏这还只是个开始,周泽楷知道,只可惜他做了这个选择,万劫不复也难醒悟。

可要不怎么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三天也没多漫长,周泽楷甚至觉得想再多看看江波涛的时候,工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他买了回去的车票,跟江波涛道别。

在车站的时候他伸手向江波涛要了一个拥抱,这是江波涛退役之后他们第一次拥抱彼此,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周泽楷觉得自己算是完成了一个幻想,在这个幻想里他跟江波涛同住一个屋檐下,坐在一个沙发上看电视,坐在一张桌子两边吃饭,就算那是江波涛和别人的家,他也觉得这个幻想让他满足了。

就好像小美人鱼走在刀尖上,然后一步一步走向城堡。

他嘲笑了自己矫情的比喻,挥挥手检票进站。

后来他坐在车上,突然想起来以前在轮回的时候江波涛每天早上都会陪他一起去吃饭,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那天在江波涛家里,他夹在自己碗里的菜没差错,都是自己平时爱吃的。

他靠在椅背上,抬起手臂盖住自己的眼。

 

————————————————————————————END

   


 
评论(91)
 
热度(217)
© Fis_呆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