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彼中林,甡甡其鹿。辞镜之叶,陌陌株莲。


林方/锤基/Kontim
偶尔产粮,无质量保证,进食请慎重。
 

【林方】时与狮(上)

已经不造自己在写什么了,脑洞停不下来,要疯。

奇怪的设定,不谈人生。

 

方锐第一次见那头狮子的时候,是他到动物园工作的第一天。

隐约记得那天天很好,他穿着白T恤,深蓝色磨旧的牛仔裤,到狮虎园报道,远远地看见狮笼前面围了些人,一时好奇就凑上去,然后看见笼子的角落卧着头大概成年了的狮子,浅棕色的鬃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微微泛金色,它眯着眼在角落里也不动,额上有片触目惊心的红,是还没来得及凝结的血液,隐约还能看见血肉模糊的伤口。

旁边负责接待的喻文州说,这头狮子上午在狮虎山睡觉的时候,被个调皮的孩子扔石头砸伤了,这种事在动物园很常见,喻文州叹气,前些天孔雀园一直刚成年的白孔雀被人恶意投食了不好的东西,导致胃管被划破。

方锐也没听进去多少喻文州的话,只是觉得这狮子挺可怜,动物园的医护人员先是用锁链把它牢牢地拴住,恨不得四肢都固定起来,然后才给它清理伤口,缝伤上药,那头狮子始终没有一点挣扎的痕迹,半眯着眼睛,尾巴微微扫动,看上去优雅的很。

方锐莫名觉得那群医护人员很好笑,这头狮子一身的宁静,就像个安静温和的成年人,没有一点恶意在里面,可他们偏偏像防着炸弹似的把它紧紧禁锢起来。

是的,方锐喜欢动物,很喜欢,尤其是猫科。

 

那天算是方锐正式在动物园当饲养员的第一天,狮虎园,全是大型猫科动物,对方锐来讲就跟天堂似的,他每天拎着一大桶一大桶的肉去挨个投食,那群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大家伙这会儿就跟个小猫似的,容忍方锐摸两把自己。

方锐觉得这日子简直好的没话说。

当然,也是从那日以后,方锐莫名的对那只受伤的狮子产生么了好感。

那狮子真是好脾气的很,方锐要摸就摸,要揉就揉,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微微的距离感,可是慢慢地可能知道这人没存着不好的心思,也就完全亲近了起来,虽然动物没有人类的思维,但狮子无疑是种很聪明的动物,方锐对它好,它心里也是懂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方锐总是第一个给它喂食,等其它的动物也都吃过了,他就又折回到这个笼子前,摸摸狮子浅棕色的鬃毛和圆圆的耳朵,这种生物看起来很勇猛,耳朵却意外的可爱,摸起来虽然没小猫小狗那般柔软,也是很舒服的。

那狮子就眯了眼,摆摆头在方锐手上蹭一蹭。

真是亲近的很。

方锐笑嘻嘻,隔三差五多给它扔一块儿肉,被喻文州看见了,也只说这家伙还受着伤呢,得好好补补。

 

方锐在N市是一个人住,家里还有只一岁半的虎斑猫叫饼干,他H市大学毕业之后就来这儿做饲养员,其实他本来是想当个兽医的,但是自从知道学兽医还得解剖动物之后就果断放弃了。

那么可爱的小生物要自己拿刀划开,怎么可以啊!

他在这个地方没什么朋友,硬要说的话,也就动物园的上司喻文州跟同时应聘的周泽楷关系好一点,但那个什么周泽楷平日里很少说话,喻文州好歹也是园区负责人,算来算去,也没个平时能多说说话的人。

下午的时候天气还不错,方锐把狮虎园几个笼子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还给两只刚出生不就的小老虎喂了奶,做完工作之后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那头狮子的笼子旁边,冲睡觉的狮子打了个口哨。

那狮子听见熟悉的声音,甩甩尾巴睁开了眼,半眯着打哈欠,懒懒散散的却带着野兽的霸道之气,方锐只觉得帅,伸手招呼那家伙过来跟自己玩,狮子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又安然卧下,任方锐在它头上轻轻摩挲。

“你整天都睡觉,不觉得无聊么?”方锐问。

那狮子甩甩尾巴,不予理睬。

“我说你好歹是头狮子啊,怎么过的这么颓废,还有没有一点百兽之王的样子了,啧啧。”

狮子抬抬眼,冲方锐露了下自己尖锐的牙齿。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你最厉害了,真帅气。”方锐拍拍它的头,莫名觉得有点开心,平日里跟饼干说话的时候那小东西一副愚蠢的人类本喵懒得理你的姿态,现在换了头大狮子,反而能回应自己了。

他弯腰又摸了摸那狮子的前爪,厚厚的,还很宽,似乎能感觉到里面的指甲。

大喵啊大喵,方锐想,要是属于自己的就好了。

 

跟狮子说话已经成了种习惯。

方锐自己没察觉,最先察觉的是跟他同样作为狮虎园饲养员的吴羽策,他忍不住问方锐跟狮子说什么,方锐想了想,日常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吴羽策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也是,天天跟动物说话,还不换样只挑着那一头狮子,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被逼疯了吧。

可是方锐没觉得奇怪,他一如既往每天投食之后跟那头狮子说几句话,要是哪天太忙了没时间,他反而觉得怅然若失。

他甚至要命的给那头狮子起了个名字!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方锐蹲在狮子面前,看那头狮子同意似的蹭了蹭自己的手,然后开心地说,“大黄怎么样?”

方锐指了指它棕黄色鬃毛,密密麻麻一层,很厚实,看上去威风凛凛的。

那狮子似乎翻了个白眼。

“还是算了吧,容易想起喻文州养的那只虎皮鹦鹉,叫黄少天,好好地干嘛起个人的名字?还有名有姓的。”方锐摇摇头,自说自话,半晌,突然想起来似的,眼睛都亮了三分,“那我给你也起个人类的名字?”

狮子甩甩尾巴,舔了舔自己的前爪,那地方刚刚被方锐蹂躏过。

方锐抬头看了看天,想着起个什么名字好?这狮子这么安静,平日里走路看起来也优雅,得起个温文尔雅的名字,才能配得上这气质。

真是为难从小到大语文都没及格的方锐了,想了半天,才想了个满意的。

“林敬言怎么样?”方锐伸出两只手,揪住狮子的耳朵,把它毛茸茸的大脑袋对准自己,直勾勾盯着它看,那狮子也不怕,甚至往前凑了凑,鼻子从栅栏间的空隙里伸出,蹭了蹭方锐的脸颊。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就叫林敬言了!”

这不是赖皮么!

狮子哼了一声,温热的鼻息喷在方锐脸上,惹得这家伙笑个不停,一边笑一边使劲儿揉狮子的毛。

“嘿,林敬言,老林!多好的名字啊我真是太有才了!”

 

以前看那些精灵古怪的故事,说起了名字算是一种契约,方锐想,这是不是跟这头狮子定了个契约,以后这大家伙算是自己的了?

这么想着,他缩在沙发里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旁边的饼干扭过头看了他一眼,一脸淡定的去玩儿毛线球。

 

方锐对这头被他起名为林敬言的狮子简直是太在乎了,甚至它有一点小病小灾,都要方锐亲自照顾。

动物医疗中心的人都说这新来的小伙子真有爱心啊,旁人都害怕的狮子他都这么贴了心的照顾,但是没几个人知道,方锐这是乐在其中。

其实有件事方锐一直埋在心里谁也没说,他给林敬言起名字的那天晚上,做了个梦。

梦里有个男人,温柔的眉眼,还有些无法忽视的强势之气,浅棕色的头发软软的留在耳侧,那人在方锐耳边说,你给我起了名字,从今以后就不能跟我分开了。

然后的场景,方锐每每想起来都会不自觉的脸红。

自己果然是不对劲儿了么?方锐摸了摸自己有点发烫的脸,旁边的林敬言拖着个尾巴安安静静的睡觉,偶尔抬起头看一眼,发现这个人还在笼子门口就继续趴回去。

方锐伸手摸了摸睡着的狮子,想笑,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他想找个人说说看该怎么办,一扭头,就看见吴羽策跟他招手。

 

从休息室走出来的时候,方锐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吴羽策说的那些话还能听得一清二楚,没完没了回想。

方锐,你还真的把这玩意儿当宠物养?这是狮子,不是大猫!

你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危险么?跟头狮子亲近,你看看你的眼神,像什么样子。

你未免投入太多感情了,方锐。

别忘了,这终究是有野性的家伙。

方锐觉得有点心烦意乱,也不知道为什么,吴羽策说的话都是对的,养狮子,他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饲养员该做的了,这好像拿着火把在堆满炸药的仓库门口玩闹,一不小心出点差错,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林敬言没有伤害性,它跟自己亲近都是真真切切的,动物不像人,不会虚情假意对谁好,它肯接受,就是真的喜欢。

方锐心里乱成一团。

 

月末的时候,狮虎园一头怀孕的母狮子成功产下了三头小狮子,两公一母,考虑到这三个小家伙的成长,动物园决定把现有的成年狮子中挑出一公一母送往偏远郊区的省野生动物管理中心,初步计划,有林敬言在内。

动物园开始逐步帮狮子找回失去的野性,好让它们到达管理基地后能更好地适应半野生的生活状态。

方锐也是训练员之一。

他的不开心都是表现在脸上的,刚开始的时候他反对过,但是没被同意,动物园另外一头狮子已经年迈,林敬言无疑是最合适的狮选,方锐每天拎着活鸡去投喂,看见林敬言猛扑过去一口咬断猎物的咽喉,他觉得这头狮子他陌生得很,但是那家伙吃饱之后又会扫着尾巴来蹭自己的手,还像是之前听自己聊天的大家伙。

方锐觉得眼睛酸酸的。

这感觉从来没有过。

就像……要失恋……

 

方锐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那天晚上他又做了梦,跟当初差不多,梦里他抱着人类形态的林敬言一直不松手,下身连在一起,林敬言亲吻自己的耳朵、脖颈,揉捏自己的欲望,他一直在哭,梦里感觉不到疼,但是那种真切的难过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哭着说老林别走,老林我喜欢你,林敬言你要是走了我就把自己喂老虎算了。

然后又换了个场景,在动物园门口,好多门都开着,动物园的同事站在旁边,开着大车要把狮子送走,林敬言跟往日一样优雅的从笼子里走出了,慢慢甩着尾巴,身体流畅的线条在夕阳里镀上一层金色,好看的不的了。

方锐说林敬言我说喜欢你不是开玩笑,你不准走!

那狮子回了头,深深看了自己一眼。

方锐猛的被惊醒。

他抬手擦了擦自己额上的汗,心想这梦未免也太惊悚了,但是没留意摸到了脸颊,湿漉漉一片,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就泪流满面了。

 

林敬言被送走那天,方锐整个人发疯一般拦在狮虎园门口,周泽楷紧紧拉着他让他淡定点儿,但是他跟失常了一样,拉着周泽楷大声喊,“周泽楷你放手!它不仅仅是狮子,它通人性啊!”

周泽楷从背后把方锐揽进怀里,手紧紧箍着他的腰,丝毫不敢松手。

方锐眼睛都是通红,那狮子被人用链子拴着,几个人七手八脚往外搬小笼子,它不安分的扭动着,低着头低声吼叫,看上去十分不安。

方锐使劲儿挣扎,但是没奈何抵不过周泽楷。

旁边的人看的心酸,也觉得可怜,但是这头狮子无论如何都得送走,几个医护人员从旁绕过去,手脚麻利跟狮子打了麻药。

方锐看着他们把林敬言送进笼子里,脖子上的铁链长长的拖在地上,后腿在刚刚挣扎中不知道在哪里碰伤了,带着新鲜的血迹,他觉得格外刺眼。

 

方锐被解雇了。

原因是身为动物园饲养员却没尽到应有的责任,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屁话,方锐在的时候狮虎园每天都干干净净,大家伙都吃的好休息的好,怎么能叫失职。

但是大家没认出来反驳。

方锐,不适合在这里工作,这是事实。

临走的时候,方锐往上递了一封申请书,希望能到省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去工作。

没出意料,申请被驳回了。

 

方锐丢了工作,也没再找,就窝在小公寓里抱着饼干睡觉,梦里那头狮子发着金灿灿的光,站在草原里神气得不得了,然后在一片云雾中,他变成个气质如玉的青年郎,笑着向自己走来。

方锐整整睡了三天,三天之后他醒来,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饼干过来踩踩他的脸,喵呜的叫着表示关心。

他突然翻了个身坐起来,穿好衣服就去洗漱,然后打电话给自己定了外卖,同时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包。

想清楚了吧。

是。

林敬言只是被送走了而已,野生动物管理中心,又不是屠宰场,就算是屠宰场,他可是头狮子啊,平日里看它温顺惯了,其实这家伙血液里还是野气的,它肯定活得很好。

省野生动物管理中心……他打开电脑开始百度地图,确定路线,睡了三天的他精神格外的好,饼干在脚边打滚儿,他笑着摸摸它的小肚子。

 

这天的天气真的很好,阴了三天突然放晴了,方锐坐地铁到了市郊,然后转公交车,最后甚至是拦了附近农场的三轮车,才辗转反侧到了管理中心。

说是管理中心,其实是个很大的野生动物繁殖基地,周围都拦了铁丝网,荒无人烟的,偶尔能看见几只鸟飞过去,方锐围着铁网转了半天,都有点儿走不动了,把包一扔坐在地上大喘气,他离铁网很近,铁网里一直鬣狗远远的盯着他看,在草丛的掩护中慢慢的靠近,靠近,再靠近,眼睛带着点儿暗绿色的光。

方锐觉得不对劲儿,一回头,就看见一头丑陋的鬣狗朝自己冲了过来,他慌张的往后退,但是裤子不小心挂在了铁网上,那只鬣狗扒着铁网开始狂吠,就在方锐耳边,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是一刹那间的事儿,远远地突然传来一声吼叫,鬣狗浑身一颤,夹着尾巴就跑走了。

方锐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眼前,一头狮子安安静静的站着,鬃毛在风里被吹起,它居高临下的姿态让方锐都忍不住觉得颤抖,这是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它可以站在草原上睥睨万物,这才叫百兽之王。

没由来觉得一阵自豪,这是林敬言,是自己的狮子啊。

他有些喜不自禁,连挂住的裤子都不管了,凑过去抓着铁网就大喊,“老林,是你么?嘿我的狮子!”

那狮子上一秒还是威风凛凛,下一秒就跟个大猫似的跑过来,隔着铁网跟方锐亲昵的撒娇,厚大的爪子使劲儿往外探,好像要摸一摸方锐的脸颊似的。

方锐只觉得眼睛一热,这些天的心塞跟委屈都漫了出来。

“老林你真帅,不愧是我方锐的狮子啊。”

“你在这儿吃得饱么?”

“也是啊,现在都讲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你别蹭我了…痒!”

“别看我。”

“没哭 ,我开心着呢。”

他靠在铁网上跟里面的狮子聊天,狮子趴在地上享受他艰难的抚摸,不用抬头就知道天很蓝阳光很暖,这一切就跟以前在动物园一样,舒服亲切,没变过。

 

当然,如果没有工作人员的巡逻车经过的话。

 

方锐最后是差不多落荒而逃的,他的裤子都差点被扯破,慌张的拿起背包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冲狮子大喊。

“老林,哥先走了啊,有时间再来看你!”

“还有啊!”

“狮子!我特喜欢你!”

 

他没看见那头狮子在他身后烦躁的扒着铁丝网,甚至张嘴去咬,它低低的呜咽着,最后没办法只能用身子去撞,一下一下,震得整个铁丝网都在抖动。

 

过了一个星期,外面下着雨,百无聊赖的方锐晚上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好好的电视剧突然没了,插进来一则特别醒目的提醒。

提醒所有市民,省野生动物管理中心近日有一只野生非洲狮逃走,目测逃往市区方向,望市民做好防范措施,关好门窗,相关工作人员已经展开搜捕工作,如果发现该非洲狮有恶意伤害市民安全的行为,最大程度上允许工作人员现场击杀。

啪嗒一声,手里的遥控器掉在了地上,被砸到的饼干发出不满的喵呜,方锐愣在原地,半晌,鞋都没换,开门就冲了出去。

一瞬间风雨大作,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饼干蜷缩在沙发上,紧紧缩成一团。

 

———————————————TBC—————————————————


 
评论(23)
 
热度(84)
© Fis_呆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