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彼中林,甡甡其鹿。辞镜之叶,陌陌株莲。


莲辞,或者呆莲。
存放全职相关。
林方本命,不拆不逆。
本体就是一朵花,植物,食肉。
偶尔产粮,无质量保证,进食请慎重。
欢迎来谈人生。
 

【江周】A.I.

 ※A.I.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这是HE。

第一人称 原创人物有  自我感觉OOC  慎入


00

他曾微笑,是我一生见到最美的光景。

 

01

我6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周泽楷。

 

2岁那年我被人从福利院领养,养父叫江波涛,30岁,就职于全国最大的A.I.研究开发公司数据部,繁忙的工作让他经常无暇照顾我,在我第十二次头发乱糟糟的咬着面包登上校车的时候,他开始犹豫要不要找个人来帮他照顾我的日常生活。

当然,这跟结婚没关系,他买回来了一台人工智能机器人,简称A.I.,好吧是我忘了交代,21世纪末人类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神都要感慨的地步,他们开发A.I.,无论外形还是行为无限接近人类,是最好的家庭保姆和生活伙伴。

父亲带回来的人工智能叫做周泽楷,是开发公司随机产生的名字,二十多岁的样子,很高很帅,眼睛黑亮的就好像宝石,我觉得这就是父亲给我念的童话书里的王子,6岁的我傻兮兮的想,将来长大了如果能嫁给他就再好不过。

那时候太小,还不能分清楚A.I.跟一般人类到底有什么差别,我只觉得周泽楷是个很好的保姆,煮的饭很好吃,比我那个只会泡豆浆热牛奶的父亲强很多,他每天早上都给我扎头发,手法很巧妙,我经常被班里的女生围在一起夸奖,当时我就觉得,父亲把周泽楷带回来这个决定,简直是太对了。

 

当然,这个想法直到我去世,都没有改变过。

 

02

周泽楷唯一的缺点就是闷,用大人们的话来说,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我小时候喜欢说话,但是周泽楷就只是听,偶尔会应一句,也是嗯,很好,很厉害之类的,我严重怀疑是不是程序出了什么问题,甚至还要求父亲带他去检查,父亲笑着摇摇头递给我有个削好的苹果,说小周就是这样的性格啊。

父亲似乎在把周泽楷当成一个人类,而不是A.I.来看。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周泽楷洗澡的时候他从来不允许我在,A.I.跟人类洗澡是不一样的,只需要用特制的药物定期清洁表面皮肤,然后每隔两年到附近的售后服务中心做硬件和软件两方面的检查,父亲似乎刻意让我忽视周泽楷跟我们不一样的地方,我知道他这样做是怕我对A.I.产生排斥,他想让这个人工智能更好的融入我们的生活。

人工智能很少表达自己的想法,确切点说他们根本没有完全独立智能的思维,但是周泽楷不一样,父亲似乎能很快的理解周泽楷想表达什么,有时候甚至不用开口就可以,后来父亲跟我说过,周泽楷这一批的机器人曾经在制造的过程中思维数据上出了差错,阴差阳错成为现存的思维方式最接近人类的一批产物,所以他们的肋骨下都有Glory的标志,证明他们被制造是上帝给的荣耀。

以Glory命名的这批机器人智商上无限接近人类,甚至比人类更聪明更敏感更细致,这是A.I.被赋予的最神奇的地方,他不再仅仅是一个机器人,父亲说,周泽楷更接近于我们的朋友与家人。

 

我有很多朋友跟一个家人,现在多了个周泽楷。

我原本以为这种说法只是父亲用来让我接受周泽楷的一种说辞,但很快的我就发现周泽楷真的跟我之前看到的A.I.不一样,他很聪明,能体会我的感情,有时候他做了我不喜欢吃的饭我皱一下眉,第二天他就会做别的来给我吃,很贴心,甚至不需要我开口。

他来我家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自己做主买了三盆绿色的植物,我不认识叫什么名字,但是很好看,放在阳台上增加了不少生气,父亲以前很喜欢养花,但是工作忙起来之后就没时间照顾,那些娇贵的不行的花都被送人了,现在周泽楷又买了新的,我甚至能猜想到父亲下班之后惊喜的笑脸。

他蹲在阳台上给花浇水,半晌之后回头问我。

“鱼,喜欢么?”

“什么鱼?”我疑惑。

“恩……”他歪着头想了想,“观赏鱼?”

 

03

即使不喜欢说话,周泽楷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他对这个家的在意。

小时候我很调皮,经常跟附近的男孩子在一起打闹,6岁之前父亲没空管我的时候,我老是跟他们打的一身伤回去,然后在沙发上笨拙的跟自己贴创可贴,然后周泽楷来了,这些事儿都是他来做,我有时候会让他去买五颜六色的卡通创可贴,伤口两天没好的话他就会皱眉。

人工智能表情也是很丰富的吗?

后来再一次我跟那些男孩子们争吵的时候,周泽楷以外的出现了,他像我爸爸一样站在前面把我护在身后,也不说话,就一动不动盯着那群男孩子们,他们一开始会骂周泽楷,后来觉得没意思就走了,然后他就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要知道,孩子们跟别人闹别扭的时候也是不喜欢父母出现的,那些男孩子以后可能会嘲笑我还没断奶需要人保护,我这么想着就有点不开心,回家之后坐在沙发上怄气不理他。

父亲加班到很晚才能回来,我拉着一张脸看电视,周泽楷一回家就进了厨房,过了十分钟就出来了,我听声音感觉他把什么东西放在了身后的餐桌上,我实在是懒得理,直到他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干嘛。”我没好气的回应,继续看我的电视。

他扶着我的肩膀轻轻晃了晃,这个动作让我怀疑我跟他到底谁是小孩子,他俯下身子去拉我的手,我给甩开了,周泽楷好像有点不知所措,指了指桌子,半天才开口,“蛋糕……”

我回头,看见桌子上放了个小小的蛋糕,做成了我最喜欢的兔子形状,上面还插着一个小旗,漂亮的花体字英文,写着Happy Birthday。

我突然想起了那天原来是我7岁生日。

不知道是江波涛告诉他的还是他自己在我的学生卡上看到的,A.I.其实是不知道什么叫过生日的,这种充满人情味的词跟机械的人工智能从来没有关系,但是他不一样,他记得了我的生日,还给我做了蛋糕,虽然这只兔子脸有一点点歪,巧克力多的有点苦,但是A.I.是没有嗅觉跟味觉的,他的系统设定里没有做蛋糕这个技能,我猜他肯定是临时联网学的。

“蜡烛?”他看我的脸色好了一点,就拿过来一把彩色蜡烛,我接过来一根一根插上,他帮我点着,以前我爸爸如果加班这件事就没人帮我做,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自己给自己过生日,不是说江波涛不是个好爸爸,他真的很好,只是太忙。

那天我许愿的时候偷偷的说希望以后每年生日都有人陪我过,声音真的很小,不知道周泽楷听到了没有。

 

生日后的第二天,我给了周泽楷一个只有我爸爸才有的特权,那就是送我上学,我跟他撒娇说我讨厌校车讨厌坐在我后面的男生,他就开了我爸的车,很细致的给我系安全带。

不开心的是,到学校的时候老师一直偷偷问我送我上学的人是谁,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我黑着一张脸,说有有有,女朋友就是我!

 

04

小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用的一句话就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爸说我没新意,这句话他们小时候就在用了,我白了他一眼,他揉揉我脑袋说女孩子这样可不好,将来嫁不出去。

我继续冲他翻白眼,一边翻一边笑,“嫁不出去我就嫁给小周好了!”

他愣了愣,看着那人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凑过来在我耳边说悄悄话。

 

11月24号是周泽楷来我家的日子,我们暗地里把这一天称为他的生日,你看,一转眼,他来我家已经一年了。

父亲说想送周泽楷生日礼物,问需不需要帮我准备,我跑回卧室把自己的储蓄罐拿出来,噼里啪啦倒了一通,得意洋洋的说我有钱,我可以给小周买礼物,然后趴在桌子上翻着电脑上的购物页面问我爸打算买什么。

“你看看这个,机器人最新的关节润滑油,还有这个,这个清洁剂看起来很好看啊。”我翻来覆去的看那几个页面,计划自己还能剩多少,他有点无奈的帮我把页面关上,说下午没事,可以一起逛街。

这是瞒着周泽楷进行的,我们得给他一个惊喜。

逛街一直到晚上,父亲还给我跟小周买了新衣服,回家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做好的晚餐,坐在沙发上愣愣的样子,很少这么晚了都没人回来,他似乎有点不习惯,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很闪烁,我笑嘻嘻的跑到他面前,把手里的盒子塞进他怀里。

“嘿,小周,生日快乐!”

“……生日?”他歪歪头,这个动作很可爱。

父亲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脸上的表情温柔的我都没见过,他打开自己的购物袋拿出一条深灰色格子的围巾轻轻围在周泽楷的脖子上,轻轻笑了。

“是的,小周,今天是你的生日。”

周泽楷一只手摸着围巾,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我送的礼物,低着头半天都没说一句话,在我跟父亲都快放弃的时候,他突然抬起了头,眼睛亮亮的特别好看,他鲜有的表示了一种叫做开心的情绪,语气都有点微微上扬。

“谢……谢谢,开心!”

那顿饭我们吃的很开心,周泽楷不用吃东西,也坐在餐桌边看我们聊天,蛋糕是逛街的时候一并买的,周泽楷吃不了,父亲就用小指挑了一块抹在他的鼻尖上,说这是我们的习俗,生日的人必须这样的。

周泽楷有点疑惑,但是没有反对,低着头轻轻的笑,那笑容真的很好看很好看,我小时候贫乏的词汇描绘不出来,但是你看着他笑就能感觉到温暖,他从来不会虚情假意,他开心就是开心,全世界最真实的开心。

 

我送的礼物是一瓶香水,没有很贵,但是味道我很喜欢,导购的小姐说了一大堆什么前调中调尾调我都听不懂,只是闻到的一瞬间我觉得这就是周泽楷的味道,很舒服。

父亲教他怎么使用,在手腕内侧轻轻喷了一下,周泽楷低下头凑过去抽了抽鼻子,我知道他闻不到,他们没有嗅觉,但是那时候他很努力表示自己能闻到,然后侧过头对我笑笑,“很喜欢。”

喜欢个屁,你明明闻不到,我扁扁嘴,但是心里软软的全是那种香味,化成一大片,暖得不得了。

 

那围巾跟香水那后来一直有用,其实我们的礼物很多余,因为他闻不到,也感觉不到冷,但是我还是听从父亲的建议送了这没用的礼物,我知道我爸的想法,一年他都在努力让周泽楷忘记自己是个A.I.,让他像人类一样活着,因为在父亲眼里,他根本不是个人工智能,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温暖,舒服,有喜怒哀乐有生理需求,最重要的,是能爱。

可惜那个时候我太小,理解的太少。

 

后来有一天,他从外面买了生活用品回来,在家门口被一群十六七岁的孩子围住了。

“远看还以为是个人类,没想到是个机器啊,还学人弄个围巾,装什么样子。”

那人笑着去拉周泽楷的围巾,周泽楷往后退了一步想躲开,却被身后的另一个小混混拉住,甚至凑上去闻了两下。

“呦,还用香水呢,装得挺像。”

周泽楷被人恶意围在中间有点不知所措,我推门的时候刚好看见,为首的是个A.I.anti的忠实拥护者,我看见周泽楷小小的脸埋在围巾里只剩一双眼睛,二话不说拎起手边的羽毛球拍就想冲出去,没想到还没下台阶,旁边就有个人更快的冲了过去,直接对着那个小混混就是一拳,力道很足,我看了都觉得疼。

我父亲把周泽楷拉过来护在怀里,他明明没有周泽楷高,但是看上去却像是护崽的母鸡,羽毛都要炸起来了,他握紧了拳头,让那群人滚,挨打的小混混骂骂咧咧冲地上吐了口唾沫,带着一群人走了。

周泽楷的身子很僵硬,父亲一直拍他的背,在他耳边小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都走了。”

周泽楷揪着他的袖口不松手。

父亲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他把头埋得更深了,有点闷闷的说了句,“我不是人类。”

我走过去的时候刚好听见这一句,我踮着脚尖想摸摸他的脸,他给躲了过去,脸上有种很哀伤的神情,这是我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05

我8岁生日父亲送了我一辆单车,现在这个社会这种东西基本就绝迹了,父亲说他很小的时候曾经骑过觉得很好玩儿,希望我也能喜欢。

我一直没跟他说我真挺喜欢的。

但是很糟糕,这辆车似乎不喜欢我,我学骑单车的时候从上面摔了下来,腿上划了一道很大的伤口,纱布都包了厚厚一层,父亲跟学校请假说我得卧床休息几天,我得了假心情挺好,在家里天天吃了睡睡了吃,要不就是拉着周泽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不喜欢肥皂剧但是从来没有拒绝我,我偶尔跟他讲剧情,他就侧过脸认认真真的听。

周泽楷的侧脸很好看,我感慨,父亲也很喜欢这么看他。

8岁小女孩的理解能力已经不容小觑了,但是说出来也没人相信,我时常能感觉到父亲对周泽楷的感情很不一样,但是不知道怎么说,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妈妈的原因,我闲下来的时候也会想到那次周泽楷被A.I.anti欺负,父亲生气的脸,以及后来他把周泽楷护在怀里小声安慰的神情,我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儿,好像一个谜团仍在我面前,却没人告诉我答案。

我跟周泽楷说我中午想喝鱼汤,他看着手里的胡萝卜愣了一下,然后摸摸我的头说去买。

我想支走他,其实真的很容易。

 

我的父亲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本来是因为他的工作经常要记录一些东西,时间久了就什么都写,他的房间书柜里有满满一大摞平日里的随笔,我一瘸一拐搬了凳子去找,翻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他两年前的日记本。

那时候我认得字还不多,父亲写的话里面有很多看不懂的东西。

但是我能看懂的部分,却让我很惊讶,而且惊讶之余,又产生了理所当然的感情。

 

6月27日  晴

这一批A.I.的开发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莫名的我觉得很不舍得,毕竟这次真的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在里面,云秀搞错的数据真是神助力,这些A.I.拥有接近人的智慧,主管说的没错,这次开发真是巨大的进步。

他是被选中的第一个,用来做性能测试,技术部随机产生的名字里他叫周泽楷,很不错的名字,配上那张脸真合适,我想他要是个人类,肯定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当然,或许也很受男孩子的欢迎。(这句话被父亲划掉了,我很勉强才能认出来。)

7月13日  晴

周泽楷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都怀疑他是个真正的人类。

他坐在玻璃隔断后面很安静的接受检查,期间一句话也没说,云秀说这批A.I.似乎就这个不喜欢说话,隔壁做测试的黄少天简直要烦死了,只有喻文州一个人愿意去他那边,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我面前的周泽楷,特别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他很让人喜欢,就算是没什么表情安安静静坐在玻璃后面,也能让人感觉到舒服。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跟这个A.I.认识。

8月27日  雨

我很苦恼。

他好像很有魔力,我的注意力忍不住老是向他倾斜,我觉得这很不好,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有点羞于启齿的梦,醒来之后我一再告诉自己周泽楷是A.I.不是人类,但是只要见到他我就觉得那是个活生生的人,他冲我笑过,那是人类才有的笑容。

或许他也很想过人类的生活。

如果可以,可以跟他一起生活……

10月15日  晴

这批A.I.的性能很好,各种测试都表明他们没有问题可以上市出售,我有点不舒服,到头来这些还是商品,无论他们多接近人类,最终还是沦为一件商品。

云秀跟我说这批A.I.我们公司有内部指标,可以申请员工价购买,虽然还是很昂贵,但是我明显的心动了。

小家伙已经6岁了还没人照顾,如果周泽楷能跟我回家,或许对她来讲很开心。(其实我觉得这是借口,或者说是他在给自己洗脑。)

11月23日  晴

今天一天我都有点心不在焉,可能是因为他明天就能跟我回家的缘故。

我承认,我很喜欢他,不是作为一件物品的喜欢,而是作为一个人,那种想跟他共度余生的喜欢。

很感谢云秀,她从中帮了我很多,作为交换我帮她约了销售部的李华,从来不知道原来她喜欢这个类型啊,还以为会是老韩那种霸道总裁,真是难以理解。(我从来不知道我爸居然这么八卦)

不过不管他人怎么样,最后小周能到我身边来,这就是我最珍惜的。

希望他能喜欢,我身边的一切。

 

合上日记的时候外面传来的咔嚓的开门声,我赶紧把东西收好,装作一副没事散步的样子,周泽楷有点担心的过来扶我,我觉得心里还是闷闷的,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才知道,大概是一种失恋的感觉吧,我没开玩笑的。

 

06

那些事情周泽楷都不知道,我也从来没说过,好吧我承认让我在心里把周泽楷当成我妈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我想我能接受他跟我爸在一起,毕竟他们很合适。

能被当做人类对待,可能是A.I.最大的幸运了吧。

 

那时候我还在很努力的接受我其实会有两个爸爸的事实,我表面上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开心地享受着跟他们在一起的生活,那种日子平淡却很容易让人满足,我以为这辈子都能这么安稳的时候,现实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10岁那年,国内发生了两起A.I.因系统故障而攻击主人的事件,人工智能的缺陷逐渐暴露,他们拥有人类的能力却没有人类的大脑,控制不当这将是很可怕的杀伤力。

全国的A.I.anti组织举行了示威游行,他们认为A.I.是科技扼杀人类,是反自然,人类不是神,没有资格创造出新的物种。

不管是不是危言耸听,A.I.伤人的事件毕竟是事实,逐渐有人开始恐慌,人工智能相关产品的销量锐减,甚至有anti在大街上公然对A.I.进行破坏。

父亲很头疼,公司里也乱的一团糟,他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睡在公司里,根本没空管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每天都要告诉周泽楷,千万别出门。

他很担心,我能理解。

这就类似你有一大块金砖,在外面有很多强盗的情况下你肯定不会抱着金砖出门。

毕竟A.I.跟人类还是有差别的,在外观上很好辨认——他们的耳朵很像精灵。

 

这场混乱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过了两年才慢慢平息,A,I,被攻击的事件减少了很多,父亲的公司开始逐步回复,很快,新的产品被投入开发,是全面发展的A.I,。

与此同时,可喜可贺的是,我终于小学毕业了。

毕业晚会玩儿到很晚,回家的时候天都黑了,周泽楷给我打电话说要来接我,我本来打算拒绝,但是看了看天隐隐有想下雨的意思,我还是答应了。

他来的时候手里还拿了件薄外套,虽然是夏天晚上还是有点冷,他穿了我父亲给他买的T恤,很年轻很好看,他拉着我的手回家,可能因为要下雨的缘故,路上人不是很多,我们走了几步,突然发现身后有个影子。

周泽楷默默握紧了我的手,脚步也开始加快,但是身后的影子也丝毫没有被甩掉,我有点害怕,早知道我就自己回家了。

因为那个人的目标很明显不是我,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上面有白色的logo,跟典型的A.I.anti装扮。

周泽楷一直走大路,这样比较安全,后来天真的下雨了,他没敢停下来撑伞,拉着我就开始跑,身后的人一愣,拔腿追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瓶子,拔开瓶口就甩过来,狠狠砸在周泽楷的左肩上。

周泽楷把我紧紧抱在怀里,他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但是我感觉到了他的紧张,那瓶液体被洒在了他的肩膀上,不知道是什么,我只闻到一种难闻的味道扩散开来,很刺鼻,我无法形容。

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路不停带我回家,直到关上了屋门还检查了三四遍,他才放松下来坐在地板上,雨水顺着衣服不停地往下流,我害怕的哭了出来,赶紧给父亲打电话,哽咽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说,只能重复爸你快回来小周出事了。

我看见周泽楷靠着门仰着脸,左边肩膀上一塌糊涂,人造的肌肉纹理好像被腐蚀一样融成一片,跟衣服的布料混在一起,那人扔的大概是硫酸,雨水冲刷之后稀释了一部分,但还是很可怕,我捂着嘴蹲在地上,想伸手帮他包扎也不敢,那是我一辈子唯一一次庆幸周泽楷只是个人工智能,如果真的是个人类,恐怕那种肌肉腐蚀的疼痛都能要了他的命。

他还是眉眼淡淡的没什么表情,伸手过来检查我身上有没有伤痕,我终于忍不住了,抱住他的脖子把头埋在怀里放声大哭,他很小心的把受伤的胳膊往后放怕不小心蹭到我,看到他这样做我更难受,如果今天跟他在一起的是我爸不是我,说不定他就不会受伤,我承认我很没用,但是我想他心里肯定比我还难过。

他只是被单纯的制造出来,没办法选择出身,但就因为这种注定的事情他就要被伤害被否认,我知道他难受,但是他不会哭,因为他到底还是个机器人。

我哭个没完,不知道为我还是为他。

 

父亲回来的时候是狠狠撞开了门,那时候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小周的上衣被我剪开扔在一边,当时衣服已经跟伤口黏在一起了,看我不敢动手他就用力把它撕开,然后抬头看着我,笑笑说,“没事。”

我好不容易才停下来的眼泪又出来了,我很希望他跟我一样大哭一场,但是这是小孩子的特权,或者说,这是人类的特权。

父亲从房间里拿了很多瓶瓶罐罐来给周泽楷处理伤口,那都是A.I,专用的,蹲在一旁仔细的看,发现一向沉稳的父亲手居然微微的颤抖着,好像他在压抑很多东西。

周泽楷把右手握在父亲的手上,摇摇头表示一点也不疼。

父亲红着眼框给他清理,一晚上都在沉默,后来周泽楷拍拍我的头示意我去睡觉,我本来不想去,但是看他的眼神似乎不希望我在场,就只能扁扁嘴回卧室,但我没有睡觉,我趴在卧室门口开了条小缝,偷偷往外望。

沙发上的父亲把头埋在周泽楷的右肩上,我觉得他像个小孩子,小周一直摸他的头发安慰他,从背后我看不清周泽楷的表情,但我知道肯定很温柔,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表示自己根本不疼,父亲的肩膀有点颤抖,颤抖到我以为他哭了,其实没有。

后来父亲跟我说,疼也分很多种,有的人疼在表面,有的人疼在内里。

我问他什么是疼在内里,内脏疼么?

他说等哪一天你感受到了就知道了。

然后他又捏了捏我的脸,说不,还是千万别感受到的好。

那种时候就算你的外在完整无缺没有一点伤痕,那种疼痛也足以砍的你遍体鳞伤,生不如死。

我趴在门缝后面,眼睛酸酸的。

然后我就看见父亲抬起了头,按着小周的后脑把脸凑了过去。

我看过很多电视剧,我知道他们在接吻。

我想周泽楷跟定也喜欢我父亲,但是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么惨烈的经历之后,才能互通心意。

 

一年后,A.I.anti烧毁了我爸爸所在公司的总部,弄得人心惶惶,可能是之前那件事对他影响很大,这次他毫不犹豫选择了辞职,带我回到了他以前经常提到了老家。

那个地方很偏僻,人工智能还不普及,家家户户都很亲切,而且有山有水,是个很好的地方。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周泽楷对这个地方很陌生但是似乎很喜欢,他爱上了钓鱼,常常跟我爸一起出去,很晚才回来,就算那时候我已经将近14岁了但是也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啊,我抱怨,后来我爸干脆把我扔到邻市去上寄宿制的初中跟高中,好过他们俩的二人生活。

以前来我家的云秀阿姨老说我爸心脏的潜质,那会儿我还张牙舞爪跟她拼命,现在看来云秀阿姨是对的。

我在学校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最多的不是我爸而是周泽楷,我有时候心血来潮会让他们给我写信,说是怀旧一把,后来我真的收到了周泽楷的信,字体很好看,意外的很大气,比我爸好看的多。

他会给我寄照片,里面大多是他跟我爸的合影,偶尔也有跟别人的,也会说钓到了很大的鱼等我周末回去一起吃,我经常开玩笑的在电话里里喊他后爹喊江波涛亲爹,他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怎么会,最后就很干脆的挂了我的电话。

虽然被挂电话很不爽,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开心。

在我慢慢长大的过程中,我曾很多次想如果没有周泽楷我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很喜欢他,但那是小孩子玩笑一般的暗恋,现在我把他当做亲人,跟我爸一样亲,要是没有他,别说我,我爸都不知道会活成什么样子。

 

07

高中毕业之后我交了男朋友,是高中同学,没在一个班但是相互喜欢很久了,他有点像周泽楷,怎么说,没什么表情但是其实心里蛮疼人的,偶尔会做点我都想不到的事情来给我小感动。

他笑起来很好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是打完篮球在阳光底下温和的笑,一点都不刺眼,很暖和很舒服的感觉。

我爸说看对眼了就去追,追上了就带回家看看,年轻人的事儿我们都不反对,你开心就成。

那时候我爸已经42了,不做研究工作的他很开心的省吃俭用吃自己那些年拼命赚回来的老本,搞科技的都很有钱,我一点不担心他饿死,这些年他过得很轻松,身体也比以前好,心态越来越像个孩子,我说这都是小周的功劳,他也老神在在的点头说对。

大学开学之前我带男朋友回了一趟家,路上他说这个地方山清水秀很合适生活,我很开心,如果他喜欢,我希望结婚之后他能陪我回来住。

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想了很多,尤其是将来的生活,我觉得这个人能让我托付终身,但是后来我才知道,真的是我想多了。

 

他到我家之前都还好好的,但是见到周泽楷之后,明显的愣了一下。

那顿饭吃的也叫其乐融融,期间跟我爸聊得也算开心,但我一直觉得他有心事,一顿饭下来,我心里倒是挺添堵的。

我把他送走了之后问我爸意见,我爸支支吾吾半天说可能不成,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还一脸很笃定的样子,我叛逆期来的有点晚,莫名就觉得心里不爽,以为我爸看他不好,没想到三天以后,我接到他说分手的电话。

他说他无法接受自己将来的妻子是由一个A.I.养大的。

他说你还记得以前轰动全国的A.I.伤人事件么,是我妈,那个机器人失控之后用高尔夫球杆攻击了她,脊椎骨被打断,高位截瘫,他心高气傲的妈妈受不了这样的结局最后选择了自杀。

所以他无论如何无法接受A.I.,他不允许自己的生活里有一点A.I.的影子。

他甚至是一个坚定的A.I,anti。

 

挂了电话之后我愣了很久,连哭都忘了,我想说又不是周泽楷做的凭什么把错安放在他的身上,但是我说不出口,失去亲人的感受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他肯定很难受,所以反驳的话我一句都说不出口。

同时我也觉得很委屈,周泽楷没做错,我也没做错,但是偏偏要受到这样的对待,我抱着手机在卧室里坐了很久,甚至不知道眼泪什么时候掉了下来,周泽楷推门进来看见我在哭,好像能明白什么,抽了纸巾帮我擦眼泪。

我突然伸手狠狠推了他一把,想都没想就张口冲他喊。

“你为什么不是人类!”

“如果你是人类就不会这样了啊,你为什么不是!”

“要不是你,他也不会跟我分手,为什么……”

“啪!”

 

我愣在原地。

我爸给了我一巴掌,严丝合缝打在我脸上,没留一点情面。

脸颊火热火热的,不用看都知道肯定肿了,我的眼泪还没擦干,模模糊糊能看见父亲把周泽楷护在怀里,他年纪大了,这样看上去更像是父亲在护着儿子,周泽楷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有点微微僵硬。

这个情景很眼熟,就在我七岁那年,他被一群A.I.anti的孩子围住,那些人对他动手动脚,指着鼻子说你就是个机器,装什么人类。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难受。

那时候我还想将来我长大了一定好好保护她不受委屈,没想到现在我居然也在责问他为什么不是人类,他虽然没说话,但我知道他一定比那个时候更难受,这么多年来他像对朋友对女儿一样照顾我,结果换来这样的指责。

我红着眼睛走过去拉他的手,他有点颤抖的躲了一下,但是我还是紧紧握住了。

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我什么都说不出口。

 

上大学第二年我又交了一个男朋友,没有前任好看,笑起来很羞涩的样子,表情也挺丰富多彩,经常就是他在逗我笑,我跟他说我有一个爸爸是A.I,,我很爱他,他说没关系,他小时候曾在福利院住过一段时间,里面的A.I,都很温柔,会唱歌给他听。

我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听他唱以前那些A,I.的福利院保姆教他唱的歌,风很暖很舒服,我在想什么时候带他回家见见周泽楷。

我爱的人们。

 

08

大学很忙,我回家的机会也变少了,但是每次回家我经常看见周泽楷在发呆,虽然他之前也这样,但是以前像是放空,现在却像是在思考什么。

我没问,我知道他肯定不会告诉我。

周泽楷有一个自己独特的精神世界,只有我爸进得去,这么多年我都没见他俩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但是感情丝毫不比别的伴侣差,没有多轰轰烈烈,但是喜在相濡以沫这么多年,他们早就把对方刻进自己的生命里了。

 

唯一让人难过的是,父亲一直在变老,而周泽楷就像我见他的第一面那样,永远年轻着。

A.I.的寿命是不可估计的,只要保养得当,服侍一家几代都没问题。

 

周泽楷生日的时候我特意请了假回家,从市区给他买了礼物,很奇怪,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指定要我送什么,在一个看上去很牛逼的店里买一种A.I,专用的笔,永远不会褪色。

我把笔送给他的时候,他有点兴奋地笑了,有点奸计得逞的感觉,我很好奇他要干什么,难道在我爸睡觉的时候在他脸上画乌龟?

他不说话,就是哼哼唧唧的笑,笑的像个小孩子。

第二天早上我特意起得很早想看看他要干嘛,毕竟我不希望我把以后顶着一张画了乌龟的脸去见他未来的女婿,我轻手轻脚推开卧室的门,看见周泽楷穿了件灰色的毛衣,拿着镜子在沙发上照,另一只手还在描描画画。

难不成他在化妆?

我把门打开,光着脚走过去,一点声音都没有,打算给他个惊吓。

我一点一点蹑手蹑脚靠近沙发,周泽楷的脸在镜子里映出来,还是14年前那样年轻好看,我看见他左手拿着镜子,右手握着我买给他的笔,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在额头上画下一道横线。

不直,弯弯曲曲,有点好笑。

但是我却笑不出来,那一瞬间我清醒的意识到了他在干什么,我笑不出来,我甚至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我怕自己哭出来。

 

他在给自己画皱纹。

 

一道一道,认认真真,对着镜子画在额头上,虽然看上去很滑稽,但是他还是细致的画着,他的眼睛一闪一闪很开心的样子,或许他是真的开心,他像个人类一样,可以陪着自己爱的人变老。

 

我实在忍不住了,想回卧室镇定一下情绪,刚转身就看见我那个老去的父亲站在他们卧室门口,眼眶里全是泪水。

我甚至记不得,我有多少年没见过这个男人哭了。

 

09

22岁大学毕业,我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继续进行A.I.的研究,虽然偶尔还有暴动,但是人们更加普遍的接受了A.I.的存在,这期间出现了许多有人类思维的A.I.他们被称为Glory的亚种,当年一批13个Glory现在只剩下周泽楷一个,公司曾经委婉的跟我提出想要周泽楷参与研究 被父亲拒绝了。

在我们看来,他不是个简单的A.I.,他是个人,是女儿的父亲,是男人的伴侣。

已经是技术部主管的云秀阿姨叹口气摇了摇头,其实她也说不清,A.I.的发展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27岁的时候我跟男朋友结了婚,他听我的选择了很怀旧的中式婚礼,我一直想找一个很严肃的场合向所有人介绍周泽楷,所以我挑了婚礼,中式婚礼很讲究礼节,出嫁那天我们跪在地上给高堂磕头,周泽楷坐在我父亲身边,有点局促不安。

我要上婚车的时候他一直握着我的手,眼睛亮晶晶的,我知道他是舍不得我,但是又不敢表达出来,之后只能摸了摸我的脸,说,“好好过。”

我曾经笑话那些结婚哭成一片的新娘,明明是好日子为什么非得哭,妆都花了还怎么美美的出嫁,但是现在这一刻我甚至不想结婚了,我想陪在我爸跟周泽楷身边,能陪多久陪多久,一辈子最好。

但是我做不到。

 

三年后我们生了个孩子,还是个女孩儿,在襁褓里的时候就闹腾的不像样,我跟丈夫工作慢慢变忙,周泽楷主动把孩子接了过去,他有时候会抱着抱抱跟我爸一起在公园里散步,别人说你们祖孙三代啊,他就摸着额头上的皱纹跟别人说,“一样大。”

他希望他跟我爸一样大。

 

我爸经常说他这一辈子很值,别人娶妻生子,他有我有周泽楷,无论如何都不亏。

好像是上帝也觉得他过的太美满了,67岁那年,我爸得了一场重病,当年在A.I.工作的人都或多或少因为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埋下了病根,他这一病就没再起来过。

医生下病危通知书的时候,周泽楷托我从公司技术部偷了一瓶药,这事儿云秀阿姨帮我扛着,我偷偷把药给了他。

他接过药的时候很安详的样子,虽然还是二十岁的脸加上几道滑稽的皱纹,但是眼神里满满都是岁月沉淀下来的安稳。

 

我父亲没有撑过那年冬天。

死亡证明递交的那天,周泽楷的手罕见的一直在颤抖,我把右手放在他的手背上。想给他一点点安慰,他从口袋里拿出准备了很久的药,突然对我笑了笑。

“最后一件事。”

“恩,你说吧。”

“葬一起。”

 

那瓶药俗称溶解剂,是人工智能研究公司用来销毁出现无法修复故障的A.I.使用的,喝下去之后内部系统全部被烧毁,空留外面一个壳子,慢慢被时间所腐朽。

我点头答应了,其实周泽楷这一生,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我父亲,合上眼之前看到的还是我父亲,37年对A.I.来说时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但是之于一个有心有思维的人来说,能爱能恨,能哭能笑,能幸福能悲伤,能体会世间的一切,并与所爱之人携手,就是足够的了。

他没觉得悲伤,我又为什么要哭。

我的小女儿站在一旁,稚嫩的脸庞跟我当年一样。

我想,等回去之后,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她,这世界上曾有两个人如此相爱,没有什么能阻碍他们。

哪怕生死,哪怕世俗。

 

FIN

 

 ————————————————————————————————

好吧,其实这篇文里面江周不算多,因为我想小周。

一开始只有两个情节在脑海里,第一个是江波涛站在玻璃墙一侧看另一侧没有感情的小周,第二个是小周拿着笔给自己画皱纹。

我觉得不虐,相爱就是最好的HE,他们一起走到了最后,谁都不亏,谁都赚了。



 

 

 

 




 
评论(45)
 
热度(228)
© Fis_呆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