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彼中林,甡甡其鹿。辞镜之叶,陌陌株莲。


莲辞,或者呆莲。
存放全职相关。
林方本命,不拆不逆。
本体就是一朵花,植物,食肉。
偶尔产粮,无质量保证,进食请慎重。
欢迎来谈人生。
 

【林方】逆光02

看我日更了居然ww

第一章戳这里


04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方锐接到面试合格通知刚好就在林敬言生日前一天。他挂了电话之后抱着手机在沙发上打了个滚儿,差点没掉下来,然后翻了个身儿欢快的跳下来去书房找林敬言。

也无非就是想跟这个人分享一下喜讯,顺便问问生日要怎么过而已。

林敬言也不是个很讲究的人,生日这件事儿上也就随意了,偏偏方锐就拉着他不放,说什么这是一年中的大日子一定要好好庆祝。林敬言有点儿笑不出来,他伸手揉了揉方锐的头发,看人一脸闹别扭的样子拉着胳膊不松手,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一松口的结果就是下午被方锐拉着在超市逛了个痛快,,兴致勃勃的男人推着小车在蔬菜区挑挑拣拣,林敬言哭笑不得的紧紧跟着,打折的区域很多大爷大妈挤在一起,方锐扔了车就想往里面凑,林敬言赶紧走过去接手,小心翼翼的拉着方锐的手腕。

 

晚上方锐照着菜谱做了一桌子的菜,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都有,就差八大菜系个来个招牌了。他厨艺很一般,但是照猫画虎的本领还是不错的,虽然算不上美味但好歹能吃。林敬言坐在桌子前看方锐费劲儿的开红酒,伸手要帮忙,被人按了下来。

“我来我来,今儿寿星最大,你歇着。”

我都歇了多久了。林敬言在心里低低苦笑了一声,递过去杯子让方锐倒酒。红酒甘甜的味道微微弥散发酵,把空气混淆的微微暧昧。方锐把房间的灯调暗,然后点了蜡烛插在蛋糕上,一脸邀功的看着林敬言。

“许愿吧!”

林敬言把眼睛闭上,过了半晌又睁开,笑道,“嗯,许过了。”

“许的什么?”方锐好奇地问。

“秘密。”

“卧槽!”方锐瞪着眼睛看林敬言,一脸的受伤,“老林,你跟我还有不能说的秘密啊!”

“你都说了不能说啊。”

“靠靠靠,我好伤心,林大大不爱我了,有事儿瞒着我。”

他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臂弯里,浑身上下散发着我难过你快来安慰我的气息。烛光本来就黯淡,林敬言侧着身子往他的方向看了看,扯着嘴角发出没意义的笑声。

“呵呵……”

方锐趴了会儿觉得没意思,就自己爬起来吃蛋糕,甜甜的奶油混合着巧克力的味苦在嘴里化开,他咽下去舔了舔嘴角,带着忐忑跟认真的语气开了口。

“那啥,老林,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他坐直了身子,还装模作样拉了两下衣服的下摆,一脸的正经,可是还没开口,就被林敬言拦了下来。

“刚巧,我也有事想跟你说。”

大概是林敬言的语气太过于周正,方锐居然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的惊慌失措,他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指示他无论如何都要抢占优先权。

“你等会儿,我先说啊我比较重要。”

“方锐,”林敬言放在桌子上的手握紧了酒杯,“这次无论如何都让我先说吧。”

方锐悻悻的点了点头,大概是服输了。

“那成,你先说吧……”

“好,”气氛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了,林敬言的眼睛盯着酒杯看了几秒钟,然后抬起来稳稳地对上的方锐的视线,他好像在思考一种比较委婉或者说温和的措辞来说接下来的话,但是半天也没结果,只能叹了口气,说道,“方锐,我打算结婚了。”

方锐,我打算结婚了。

不算小的房间内忽然变得很安静,连呼吸声都要没了,林敬言看不清楚方锐的表情,但是他知道,肯定很难看。

惊讶,慌张,手足无措,还要强装笑意压抑着自己难过的方锐,他的表情林敬言只是单纯的想象就觉得很难看,但是这种难看的表情却让林敬言的心理油然而生出一种轻松感,好像是什么枷锁忽然之间就松开了。

他听见方锐用很尴尬的声音说道,“……结,结婚啊,挺好。”

然后是一阵乱糟糟的声响,隐约能看见方锐伸手去拿酒杯不小心碰到了酒瓶差点摔下桌子,两个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过了一会儿,方锐的声音变得微微干涩。

“那先恭喜你了。”

“嗯,谢谢你。”林敬言微微笑了,他伸手想跟以前一样揉揉方锐的脑袋,但是被人一低头躲开了,动作刻意的连方锐自己都觉得别扭,他刚想开口解释,就听见林敬言用平常的语气问他,“你想说什么?”

“哦,”方锐挠了挠头,动作生硬,“我想我找到工作了,应该可以搬出去住了吧。”

“那我明天帮你。”

“……也不是很着急。”

“呵呵,”林敬言笑,脸上的表情方锐看不明白,“她也想到家里来看看。”

言外之意就是,你在不太合适吧。

方锐忽然觉得脸很烫,但是他说不出自己到底该以什么立场来职责林敬言的所作所为,他没有错,一个男人到了适婚年龄并且有了合适的人,这样的选择再合理不过。

他们之间的关系,往大了说是曾经的队友是一起玩儿荣耀的前后辈,往小了说是关系亲密的挚友,但这都不是方锐能留下来的理由或者借口,与林敬言来讲他是个外人,关系再亲密也是没名分的外人。所以他低着头沉默了半天,终于说了句,“哦,这样啊。”

 

蜡烛的烛光忽闪了两下,啪的断了一节灯花。

两个人坐在餐桌两遍,都再没说过一句话。

方锐的头埋得很低,筷子握在手里半天都没动。但是他根本不知道,就在一天前的晚上,他在卧室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一遍遍演习第二天要对林敬言说的话,月亮昏黄,而他的老队长老搭档林敬言,就站在他的门口,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听他卧室里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以及他小声演习无数遍的那几句话。

“老林,我喜欢你!”

“不对,林敬言,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不行太正式了,老林我看你的房子还是挺喜欢我的,那你呢?”

“也不合适 ……”

他在房间里念叨了多久,他要告白的对象就在门外站了多久,只是这个男人一直仰着头,眼睛紧紧闭着,身子却不由自主颤抖。

 

05

方锐拉着行李站在电梯口的时候,刚好是夕阳西下的时候,窗户外面是一片温柔的橙黄色,背阴的楼道里却有些微微发冷。他穿了件短袖上衣,露在外面的胳膊感受到了凉意,忍不住摸了两把。林敬言站在他背后皱了皱眉,其实他本来想留方锐吃晚饭,但是被拒绝了。

两个人之间的气压低起来真的让人分外不适应,林敬言好几次开了口,但是也没说出什么。末了,方锐回过头冲他笑了笑,还是跟以前一样暖洋洋的的,但是又不太一样,林敬言也看不清楚,本能的觉得不一样了。

“你结婚之后肯定很忙吧,我就不经常来看你了啊。”

“嗯,”林敬言低低的应了一声,“你有什么打算?”

“大概回老家吧,”方锐摊手做了个无所谓的动作,然后来来回回推着箱子在原地滑来滑去,“我那个杂志社挺大的,G市也有分部。”

“嗯。”林敬言点点头。

气氛又开始变得沉默起来,这是两人之间很少遇到的尴尬。从方锐认识林敬言开始,他就自动点亮了一种叫做在老林身边就不会冷场的神奇技能,但是现在,这种技能好像失效了。方锐扯了扯嘴角,他知道自己笑起来肯定不好看,但他不想走之前让两个人就这样结束掉。

“林大大对我没话说了么?”他笑嘻嘻,故意做出以前那种没脸没皮的样子。

林敬言抬了抬手,想想觉得不合适又放下来,他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眼神温和,嘱咐道,“照顾好自己。”

“知道啦肯定会的。”

林敬言又想了想。

“也不小了,早点结婚。”

“还早还早,老林你马上就要走进坟墓了,暂时先别拉我当陪葬啊我还想多逍遥两年呢。”他嬉皮笑脸跟林敬言闹,那人也知道他不是认真的,反倒拍拍他的肩催促了一句。

“该走了吧。”

“该走了,”方锐忽闪着眼睛靠近林敬言,忽然就伸开了双手,“临走前给个爱的抱抱呗。”

他本来也就是开个玩笑,以为林敬言会笑着打发他走,没想到这个真的一伸手把自己捞进了怀里,右手在背上轻轻拍了两下,一如他们还在呼啸的时候,每次上场前的拥抱。

 

“方锐,保重。”

“嗯,知道了。”

 

电梯门开了,林敬言看方锐拉着行李走了进去,他隔着门跟人挥手。厚重的金属门一点点的闭合,他视线里本来就不清楚的方锐被一点点遮挡,他睁着眼睛试图想看清楚这人最后的表情,但是也是徒劳。

大概这就是方锐在林敬言记忆力最后的印象了,拉着行李要一个拥抱,然后干干脆脆没一点留恋的离开。

林敬言想。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冷,外面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他回了房子里顺手锁上门,然后整个身子就瞬间砰地一声靠在了门板上。

没人了。

走了。

是啊,我把他赶走了。

 

林敬言忽然觉得特别冷清空荡,他也没开灯,大抵是觉得自己开不开灯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吧。房间里阴暗的好像是个笼子,窗帘没拉,外面微弱的灯光透进来,照的家具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他伸手在玄关附近摸了摸,触手的木质家具有些微凉,他盘算着将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可想了一会儿,无端就生出了些自暴自弃的想法,他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换了个姿势坐在地上,冰冷的地板和墙壁让他越来越清醒。他靠在门口的墙上,一句话也没说,也不换姿势,就这样一直呆到了清晨。

 

    06

从那以后,林敬言做的最多的是就是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出神。其实他已经很少能看清什么东西了,更别说是远处。一个人做饭的时候常常搞不清楚调料,一定要尝过才知道。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会花费很长的时间在辨别标签上,偶尔走路回家,晚上看着晕成一片的街灯,他也会忽然想起以前在呼啸的日子。

他以前老是被方锐坑着请吃这请吃那的,吃完两个人就散步会俱乐部,有时候后面会跟上几个训练营的小家伙,再有时候就是老阮他们那些玩儿的熟的,热热闹闹一路吵着笑着就回去了。现在他一个人拎着购物袋走在路上,前面有几个小孩子勾肩搭背唱着歌走过,一股子青春洋溢的味道。

林敬言想,我才34啊,怎么跟个老头子似的。

    

方锐走的第三天他接到了陈医生的电话,问了他的近况。林敬言大概描述了一下,电话那头是长长的沉默,他心里其实也挺清楚,但对陈医生的反应还是有点不舒服,末了陈医生叹了口气,让他继续药物治疗,说专家组还在讨论治疗方案,已经将他的情况提交给了德国和美国方面的专家,如果有任何能动手术的机会,一定会通知自己。

他笑着说谢谢,然后挂了电话,五月的空气已经开始燥热了,但是林敬言没有来觉得浑身上下都是冷的,他脑子里面一点混乱,想找个地方休息。他需要一张可以睡觉的床,可是随手却推开了客卧的门。

床已经收拾干净了,方锐盖过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林敬言走过去躺在床上,把被子抖开盖在身上,隐约还能闻到一阵阳光的气息,他侧身躺着,把被子一角抱在怀里,然后莫名又觉得自己没老,明明还像个小孩子。

 

真奇怪啊,他想,林敬言你真奇怪。

 

大概是方锐走后第五天,林敬言睡了冗长的一觉,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天还没有亮。

他觉得迷迷糊糊不清醒,索性翻了个身继续睡,可是睡睡醒醒不知道过了多久,再睁开眼的时候,外面还是漆黑一片。

他从床头柜上摸了手机,按半天解锁键都没有反应,他以为自己睡前关了机,就长按了一会儿,没想到居然听到了熟悉的关机声。

他有点怔怔的,但是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想了这么久但也怕了这么久的这一天,大概终于还是来了啊。

不是天没亮,不是手机没开机。

而是林敬言,彻底失明了。

 

——————————————————————————————

我没存稿了,只有九千两次发完了_(:з」∠)_

所以第三章遥遥无期,你们打我吧

不过这样或许能激励我赶紧写,你们来催催我吧……


 
评论(37)
 
热度(99)
© Fis_呆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