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彼中林,甡甡其鹿。辞镜之叶,陌陌株莲。


莲辞,或者呆莲。
存放全职相关。
林方本命,不拆不逆。
本体就是一朵花,植物,食肉。
偶尔产粮,无质量保证,进食请慎重。
欢迎来谈人生。
 

【林方】逆光03

第一章戳第二章戳


今天比较心累所以将就着更一段吧……一段……


07

其实林敬言第一次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大概将来有一天会变成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瞎子,也不是没做好心理准备,只是任何一个人在面对这件事儿的时候,如果能不带一点儿波澜的接受,恐怕不是圣人就是傻子了。

他想给陈医生打个电话,但是握着手机却始终不知道该怎么用,索性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窗外有很轻很轻的鸟鸣声,林敬言想象一只鸟在他床边飞过去,灰楞楞的颜色和明黄的尖尖的嘴,圆溜溜的眼睛像黑色的小豆子一样机灵,他忽然就想起了方锐的眼睛。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忽然听见手机滴滴响了两声提示电量过低,他坐起来摸索着走到卧室,在床头柜上找充电器给手机充电。床头柜上放了个盒子,里面是林敬言用过的账号卡,除了冷暗雷在他退役的时候交还给了霸图,一些用过但是不怎么值钱的小号被带了回来,甚至还有他在呼啸时候的。之前没事的时候他还会跟方锐切磋两把,胜率一直不高。他坐在床边把盒子拿过来,一张张摸里面的账号卡,右下角有印刻的编号,他细细的感受,这当中有他刚玩儿荣耀的首版卡,是个技能点加的一塌糊涂的流氓,那时候他刚接触荣耀不是很上手,只能凭感觉去玩儿,后来顺手之后想洗点重加觉得麻烦,索性就换了账号卡,也就是后来的唐三打。

还有他第三赛季在呼啸公会抢boss时候用的流氓号,名字记不清了,那个时候呼啸山庄刚起步,联盟也没几个豪门战队,他的小号也是拼凑出来的一身紫装,只有武器是橙的。但他当年就是用这个小号从一叶之秋手底下抢走了个boss,虽然材料掉落不如意,但也能让公会上下高兴好久了。

再后来就是方锐转型的时候,他开了七八个不同职业的号来磨练方锐的盗贼。那时候他是个老鸟,方锐还是刚从青训营出来的毛头小子,练习生里出类拔萃的技巧在林敬言面前简直就是笑话一样,他从流氓打到拳师,从狂剑打到神枪,有时候一整天一把都赢不了,后来慢慢熟练了,胜率开始提高,他第一次打败林敬言的流氓小号的时候整个人开心的从后面扑上去抱着人脖子,声音都要飞起来了,要林敬言请他吃饭。

大概那个时候方锐笑的眼睛都红了的样子太让人难忘了,林敬言从心底里对这个小家伙产生了点儿不一样的感觉,但当时他脑子里想的,只有方锐转型盗贼之后呼啸未来无限的可能。

他低低的笑了一声,只有一点儿气音发出来。他知道自己是个不够干脆的人,老念旧,不够洒脱,但他没想到方锐这才走了几天,自己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回忆之前的事儿了。

一整天没吃东西林敬言却感觉不到饿,他挪到客厅,记得茶几上还有之前洗好的苹果,放了两天外皮有一点点皱,他也不在意,一口一口咬着吃了下去。

 

看不见之后听力跟嗅觉都比以前强了很多,林敬言闻着苹果微微发酵的味道,也能听到外面楼道里隔壁邻居走路的声音,很清晰,他以前从来没注意过。吃完苹果,果核扔在烟灰缸里,林敬言摸索着走到卫生间洗了洗手,也没擦干,就湿漉漉的伸着手去摸镜子,触手一片冰凉。他上上下下很慢的摸着,好像在确认什么,然后手往旁边移,摸到毛巾和漱口杯,玻璃的质感被指甲碰到发出轻微的叮当声。他又往右边摸了一点,摸到了空荡荡的瓷质洗手池。

这个地方原本应该有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漱口杯,记忆里也是透明的,上面用防水的油性马克笔画了个♂的箭头。这个杯子放在自己漱口杯旁边快一年了,它的主人每天早上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过来刷牙,挤着林敬言的牙膏跟林敬言抢洗手池。

他喜欢的牙膏是留兰香或者柠檬的。

林敬言的手在洗手间里慢慢的摸了一遍,然后开始摸客厅跟卧室,这地方好歹住了些年,家具的摆设位置,常用物品的摆放都不算陌生。林敬言想既然自己选择了赶走方锐自己面对黑暗的生活,就得拿出点儿坚持来,眼睛瞎了算什么,手好脚好的,日子还得好好过。

 

08

林敬言没想到退役这么多年了自己还有吃泡面的日子。

他站在厨房里叹了口气,静静地等着手里的面泡好,这是方锐之前买了塞在冰箱里的。林敬言只能保证手机开机接的到电话,也没办法叫外卖,没办法做饭,最简单的食物就是泡面。

隔着泡面碗不是很烫,林敬言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掀开盖子闻了闻,鲜虾鱼板,一点儿也不辣,他用筷子夹起一点小心翼翼放进嘴里,味道有点咸,索性拿起水壶往里面又加了点水,结果这下又变淡了。

有点儿心塞的笑了笑,林敬言站在厨房里端着并不好吃的面慢悠悠的吃着,他严肃的开始考虑找个生活助理来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最起码能保证自己不用天天吃泡面。

还没吃到一半,外面忽然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林敬言把泡面碗放下,擦了擦手就去开门。他走的有点慢,外面的人等不及似的又敲了几下门。

“稍等一下。”林敬言扶着墙跟桌子缓慢的走到玄关,开了门冲外面的人露出礼貌性的笑容。

或许是送快递的小哥?林敬言想。

这个小哥没说话,好像有一点点衣服摩擦的声音,半晌,林敬言才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万分不确定的惊讶语气叫了一声。

“老林?”

 

“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猜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刚好前几天唐昊问我要不要来N市玩儿,我就说顺便来看看你。”

“唐昊?”林敬言扶着沙发背坐下来,笑了笑,“他怎么想起你这个老队长了。”

张佳乐撇了撇嘴,自己那个杯子倒水喝,“不就是今年呼啸拿了个冠军么,恨不得把认识的人都邀请个遍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闷骚?”

“呵呵,到底还是个孩子吧。”林敬言笑道。

“确实不大。”张佳乐摇摇头,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对了,你眼睛……怎么回事?”

林敬言开门的时候,张佳乐本来是挺开心的,可他看见林敬言的眼睛的一瞬间就觉得不对劲儿了,虽然还是原来柔软的浅棕色,但明显没有了以前温和的光彩,没有焦距的直视前方。或者也不能说只是,这双眼睛就像是摆设一样放在那里,除了装饰,什么作用都没有。

他甚至差异的伸手在林敬言眼前晃了晃,这人没一点反应,一脸友好善良。

林敬言好像没听到他的问题似的,自顾自继续说,“你晚上要在这儿吃饭么,不过估计只有泡面了。”

张佳乐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你别扯开话题啊,我问你眼睛呢。”

“不要紧,一点小毛病而已。”

“卧槽!”张佳乐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都看不见了你还说一点小毛病?你怎么搞的啊!”

林敬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又笑了笑。

“上个月不是去日本了么,我们在松岛碰上地震,后脑被衣柜砸到了,当时没什么症状,后来慢慢就看不见了”

他说的很轻巧,好像是去了趟日本回来就感冒了一样,听得张佳乐心惊胆战。

“那医生怎么说?”

“淤血压迫到了视神经,所以会逐渐失明,因为位置比较危险不太好做手术,只能保守治疗”

“这样啊……”张佳乐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想了想,忽然问道,“方锐呢,你们不是一起去的日本?”

“是,”林敬言说,“可我不想让他知道。”

 

从林敬言家里出来的时候,张佳乐的脑子一片混乱,他本来只是路过来看望友人,却没想到友人已经成了一个瞎子。

真残忍啊。张佳乐想。

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觉得什么残忍,是上天让林敬言失去视力残忍,还是方锐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去过自己的生活更残忍。

方锐跟林敬言之间的这点儿小心思没戳破也不知道想瞒着谁,周边的朋友们一个比一个透亮,看的清清楚楚,张佳乐跟林敬言也一个宿舍两年,对他俩的事儿摸的门儿清,连方锐退役没回家直接杀到林敬言这儿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所以他原本以为方锐跟林敬言能安稳幸福,有一天把这层糯米纸捅破然后手牵手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有一天他们俩想结婚了,就跑到国外去荼毒歪果仁民,然后自己跟孙哲平就能坐着飞机去嘲笑他们不要脸,顺便塞个大红包讨杯喜酒喝。

世事无常,大概说的就是这。

他在林敬言家楼下站了好一会儿,阳光慢慢开始西斜,暖意渐消。他从背包里翻出手机,哗啦啦翻着电话簿找电话拨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接通了。

“张佳乐?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方锐,我有件事得跟你说……”

—TBC—

头疼,要抱抱,哼唧QAQ



 
评论(45)
 
热度(105)
© Fis_呆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