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彼中林,甡甡其鹿。辞镜之叶,陌陌株莲。


莲辞,或者呆莲。
存放全职相关。
林方本命,不拆不逆。
本体就是一朵花,植物,食肉。
偶尔产粮,无质量保证,进食请慎重。
欢迎来谈人生。
 

【林方】逆光07

第一章戳第二章戳第三章戳第四章戳第五章戳第六章戳

我是来发糖的,如此美好。

以及,我就说今天会更新嘛!


15

季后赛呼啸打得很不错,可惜今年卢瀚文的状态好的简直能称神,他带领蓝雨从轮回手中抢下了担任队长以来的第一个冠军,而呼啸却止步季军。

每年的联赛结束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但这也并不太影响退役了的方锐跟林敬言,顶多就是前者在比赛结束之后多写了篇赛场点评,后者站在阳台上跟呼啸队长进行了远程交流而已。

日常生活还是细水长流的过了下去,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林敬言不再长时间呆在室内了,方锐每天下午日落的时候都会拉着他到楼下的花园里面散会儿步。林敬言在前面慢慢地走,方锐扶着他的胳膊在后面跟着,他很避免跟林敬言有过多的肢体接触,所以只是手指松松的搭在林敬言的胳膊上,保证他不会摔倒或者踩到什么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林敬言似乎有点排斥,他看不见前面的路,而且花园远没有自己家那般熟悉,他几乎是一步步往前挪动的。

眼前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就算身边有人也还是不能让他放松下来,原本几分钟就能走完的路他整整走了半个小时。走到花园边缘的时候方锐会扶着他在石凳上坐着休息一会儿,他手搭在膝盖上,耳边是晚风吹在树枝上带起来的哗啦哗啦的声响,夕阳的余光落在两个人身上,带着橙黄色的暖意。

 

“我听说楼下的桂花开了,等吃过饭要不要去看看?”林敬言端着碗喝了一口粥。已经九月末了,楼下花园里种的几株桂花前些日子开了花,下楼就能闻到一阵子悠远的香味儿,听邻居的老人说这几株是晚银桂,比其他品种开花稍微晚一些,方锐本身很少在意,只是偶尔看到深绿色树丛中浅淡的乳白色还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他也不用回答,林敬言知道这是同意的意思,吃过晚饭之后他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窗户开着,小风里面带着点儿夏夜植物的味道,他听见方锐在厨房里收拾东西的声音,水声哗啦啦的。这样的生活不知不觉也有四五个月了,早已经适应,然而他却在这种适应中察觉到了一点违和,难以言说,却处处都存在。

如果说一开始林敬言是忽略掉了,但是在逐渐的相处中他发现自己的室友是个异常违和的存在, 这种违和没办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他甚至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他自嘲的笑了笑。

厨房的水声停了,接着是窸窣的摘掉围裙的声音,林敬言走到客厅,对厨房的方向露出了淡淡的笑。

“收拾好了么?现在下楼?”

方锐走过去拉了一下林敬言的胳膊,然后迅速的收回手,林敬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身对方锐说,“你加件外套,晚上温度低。”

方锐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短袖下面裸露的胳膊,回卧室拿了外套。出来的时候林敬言已经换好了鞋子,站在门口就好像一个等着春游的小孩子,而立之年,脸上带着点儿儒雅的气质,温和文质,从内而外透着一股子成熟的味道。

如果不是那双眼睛空洞的看着前方的话。

方锐揉了揉鼻子,跟着林敬言下了楼。

半个月的时间,林敬言对于楼下小花园的构造已经相当熟悉了,他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按照记忆里的方向转完,方锐跟在后面默不作声,只是小心的看着林敬言脚下是不是走得稳。

桂花的香味在夜空里尤其浓郁,混在风里让人闻着觉得心旷神怡,林敬言以前没退役的时候也鲜少会晚上来这里闻闻桂花的味道,他总是忙,现在却完全闲了下来。

如果没失明的话,大概就会养一条狗,九月份的晚上跟方锐一起牵着狗在桂花树下散步,然后坐在石凳上看自己喜欢的人蹲在地上跟小狗逗着玩儿。这是林敬言以前一直想的生活,他甚至背着方锐查过什么样的狗比较好养又不掉毛,他记得方锐对狗毛过敏,以前队里有女孩子捡了没人要的小狗崽,方锐一边打喷嚏一边还兴致勃勃跑过去要抱抱狗崽,结果晚上就开始出疹子,被林敬言抓到医院去打吊针。

这个小兔崽子从来都不让人省心。他想到那天晚上方锐在医院浑身养的抓耳挠腮还不肯打吊针,最后被林敬言连同两个男医生按在了床上,小家伙眼睛一眨巴就开始撒娇,骗了林敬言给他买了份宵夜才肯老实输液。

他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大概是觉得自己有点儿奇怪,就有点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然后忽然没头没脑就问了一句。

“你喜欢狗么?”

身边的人没回答,他倒是自顾自往下说,“拉布拉多怎么样,毛不长,应该很好打理。”

他语气轻轻的,在夜风里温柔的散开,好像是低语似的,方锐安安静静的听着,其实他挺喜欢拉布拉多的,金毛也行,就是不要哈士奇,太蠢了,撒起欢儿来两个人估计都拉不住。

但偶尔也挺帅的啊,哈士奇。方锐想。

他的思绪也不知道游到了那里,林敬言说什么他听什么,就好像是在跟自己商量一样,然而他清楚这个人只是透过他表面陌生的身份说给林敬言自己听的,也或者说给林敬言心里的方锐听的。

所以这既是跟自己关系紧密,也变成没什么关系了。

他还在想哈士奇到底哪里让自己觉得帅,旁边林敬言的电话忽然响了,那人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很有礼貌的喂了一声。

对面的人大概跟林敬言不是很熟,方锐能从他的表情上读到,他听不清楚那边在说什么,隐隐约约只能听到下周,微草,H市什么的,应该是跟联赛有关。

 

16

九月末新的赛季已经开始了,各大站队的选手调整好状态开始新的征程。前三轮比赛中豪门战队均以较大的优势拿下了开门红,尤其是蓝雨,在十五赛季夺冠之后,他们似乎更加有信心和斗志,三场比赛夺下28分位居榜首。

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什么,第十六赛季才刚刚开始,电竞的悬念与不确定性使得它充满了魅力,备受人们关注。

林敬言这通电话似乎关系到下周的比赛,方锐转过头看他的表情,微微皱起的眉显示出一点烦闷与失落,半晌,他才开了口。

“很抱歉,我没办法参加。”

那边似乎并不死心,又耐心的劝了几句,似乎还拿出了让林敬言格外心动的筹码,使得他的语气都写上了遗憾。

“是身体上的原因,我不便透露。如果可以我很乐意能担任嘉宾,但……”

“很感谢你们能想到我,实在不好意思。”

“没关系。……方锐的话,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得看他个人的意愿。”

方锐有点惊讶地又看了林敬言一眼,担任嘉宾,还跟自己有关,难道是下一场呼啸的比赛?听林敬言的意思,大概这个人还打算邀请自己了。

他有点闷闷的踢了踢脚底下的小石子,打在花坛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林敬言朝他的方向微微偏过头,稍微分心的继续讲电话。

“对,我不干涉他的决定。”

“如果他能去的话我很开心,而且他的工作也跟荣耀关系密切,比我合适得多。”

“这个你不用担心,他完全没问题。”

大概是说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话题,林敬言脸上的严肃忽然软化了,变成了温和的笑意,声音都带上了点儿柔,“是啊,好歹是世界冠军。”

方锐在心里嗤了一声。

他大概是明白了,有场比赛想邀请他跟林敬言两个人去做解说嘉宾,这种事儿挺常见,邀请退役的前辈来讲解,作为宣传比赛的一点噱头,方锐退役一年多一点儿,还不算过气,趁这个时候出来露露脸,还能引起一点儿粉丝的拥趸。

但这场比赛打出去的名号,大概是犯罪组合了吧。

这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算来第八赛季林敬言转回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犯罪组合早没了以前的名声,这次拿出来,顶多就算是个怀旧罢了。

他想想觉得没意思,对犯罪组合,没人会比他跟林敬言的感情更深,但是也没人会像他跟林敬言一样毫不在意,因为这只是一个名号,对方锐来讲,没什么比林敬言和他一起更重要的了。

又过了一会儿,林敬言挂了电话,那边似乎遵从他的意愿没有多加纠缠。方锐知道过不了多久这个电话就会打到自己手机上,如果在一开始他可能他会拒绝,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找不到拒绝的借口了。

 

17

果然,第二天上午他下楼倒垃圾的时候,电话就打了过来。

打电话的人是潘林,这点儿方锐到是不意外,这个人当了几年解说,跟荣耀圈子里的选手关系都不错,上面让他来做交涉也合情合理。方锐没跟他过多寒暄,问清楚了具体要求之后就答应了下来。

下周的比赛,地点在H市,嘉世战队主场挑战微草,看点无非就是邱非的战斗格式与高英杰接手的王不留行的对决。

倒是跟犯罪组合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啊,方锐腹诽。

在上楼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跟林敬言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通,生疏但是有礼节的一声招呼之后,方锐开门见山的就跟林敬言说了起来。

“老林老林,最近潘林给你打电话没?”

“嗯,打了。”林敬言平静的回答。

“怎么,你去么?”方锐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最近比较身体不太舒服,大概不能去了。”声音带着笑意,他接到方锐的电话从来都是这么高兴。

“怎么了,生病了?”

“小毛病,没什么大碍,我偷个懒而已。”

“老林变身林妹妹了,”方锐撇撇嘴,“你居然忍心放我一个人面对,要是我说错了没人给我救场怎么办!”

“怎么会,”林敬言笑,声音打在听筒上,痒痒的,“你可是世界冠军,谁能比你厉害。”

“那是必须的,你这是说实话。”他拿出一副得意的声调,声音却有点沙哑难听。

“你感冒了?怎么声音哑哑的。”林敬言问。

方锐摸了摸自己的喉咙,他没办法告诉林敬言自己多久没说过话了,在打这个电话前他甚至打了无数遍腹稿,然而开口的时候开始感觉到了艰难与阻塞。

他咳了两声,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前几天天气热冷饮吃多了,很快就会好的。”

“多注意点,你胃也不是很好。”林敬言嘱咐道。

方锐胡乱的点点头,忽然想起来林敬言看不到,就嗯了一声。

没说几句他就断了电话,然后深呼吸两口气,就上楼回到了林敬言的家。

他进了门发现林敬言不在客厅,听声响才知道这人在卧室里不知道翻找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来一个钱包,方锐知道,那里面放了他所有的证件。

他把手机递给方锐,让方锐帮他打了个电话,给张佳乐,然后托张佳乐给自己买了一张周五下午到H市的机票。

他要去现场看嘉世对战微草的比赛。

然而他什么也看不到,他只能听到声音,方锐的解说。

 

方锐原本还想怎么跟林敬言解释他这跟比赛赛程如出一辙的外出时间表,这下倒好,连借口都不用找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去H市当自己的嘉宾,应该说,他必须去,解说给一个人听。

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订机票收拾行李都做得不动声色,林敬言或许以为他瞒的很好,却不知道自己一心想瞒着的人就坐在对面给自己叠衣服,生活用品细心地放进袋子里装好,卧室的书桌上,两张相同航班的机票放在一起,安安静静的沉默着。


—TBC—

 
评论(29)
 
热度(138)
© Fis_呆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