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彼中林,甡甡其鹿。辞镜之叶,陌陌株莲。


林方/锤基/Kontim
偶尔产粮,无质量保证,进食请慎重。
 

【林方】逆光07

第一章戳第二章戳第三章戳第四章戳第五章戳第六章戳

我是来发糖的,如此美好。

以及,我就说今天会更新嘛!


15

季后赛呼啸打得很不错,可惜今年卢瀚文的状态好的简直能称神,他带领蓝雨从轮回手中抢下了担任队长以来的第一个冠军,而呼啸却止步季军。

每年的联赛结束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但这也并不太影响退役了的方锐跟林敬言,顶多就是前者在比赛结束之后多写了篇赛场点评,后者站在阳台上跟呼啸队长进行了远程交流而已。

日常生活还是细水长流的过了下去,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林敬言不再长时间呆在室内了,方锐每天下午日落的时候都会拉着他到楼下的花园里面散会儿步。林敬言在前面慢慢地走,方锐扶着他的胳膊在后面跟着,他很避免跟林敬言有过多的肢体接触,所以只是手指松松的搭在林敬言的胳膊上,保证他不会摔倒或者踩到什么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林敬言似乎有点排斥,他看不见前面的路,而且花园远没有自己家那般熟悉,他几乎是一步步往前挪动的。

眼前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就算身边有人也还是不能让他放松下来,原本几分钟就能走完的路他整整走了半个小时。走到花园边缘的时候方锐会扶着他在石凳上坐着休息一会儿,他手搭在膝盖上,耳边是晚风吹在树枝上带起来的哗啦哗啦的声响,夕阳的余光落在两个人身上,带着橙黄色的暖意。

 

“我听说楼下的桂花开了,等吃过饭要不要去看看?”林敬言端着碗喝了一口粥。已经九月末了,楼下花园里种的几株桂花前些日子开了花,下楼就能闻到一阵子悠远的香味儿,听邻居的老人说这几株是晚银桂,比其他品种开花稍微晚一些,方锐本身很少在意,只是偶尔看到深绿色树丛中浅淡的乳白色还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他也不用回答,林敬言知道这是同意的意思,吃过晚饭之后他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窗户开着,小风里面带着点儿夏夜植物的味道,他听见方锐在厨房里收拾东西的声音,水声哗啦啦的。这样的生活不知不觉也有四五个月了,早已经适应,然而他却在这种适应中察觉到了一点违和,难以言说,却处处都存在。

如果说一开始林敬言是忽略掉了,但是在逐渐的相处中他发现自己的室友是个异常违和的存在, 这种违和没办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他甚至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他自嘲的笑了笑。

厨房的水声停了,接着是窸窣的摘掉围裙的声音,林敬言走到客厅,对厨房的方向露出了淡淡的笑。

“收拾好了么?现在下楼?”

方锐走过去拉了一下林敬言的胳膊,然后迅速的收回手,林敬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身对方锐说,“你加件外套,晚上温度低。”

方锐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短袖下面裸露的胳膊,回卧室拿了外套。出来的时候林敬言已经换好了鞋子,站在门口就好像一个等着春游的小孩子,而立之年,脸上带着点儿儒雅的气质,温和文质,从内而外透着一股子成熟的味道。

如果不是那双眼睛空洞的看着前方的话。

方锐揉了揉鼻子,跟着林敬言下了楼。

半个月的时间,林敬言对于楼下小花园的构造已经相当熟悉了,他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按照记